57 屆金馬獎將於 2020 / 11 / 21 在台北國立國父紀念館登場,本屆的「終身成就獎」得主為 73 歲的知名電影導演「侯孝賢」。侯孝賢於 1973 年踏入電影界,從場記、編劇、演員,一路當到導演,從影近 50 年,執導過多部經典國片,他在電影的文化美學底蘊全球有目共睹,被外媒譽為「台灣最偉大的電影人」。本篇將推薦侯孝賢電影生涯中,別具意義的 5 部作品。

 

▲ 侯孝賢(右)拍攝經典之作《悲情城市》時的工作側拍照。(圖片來源

 

《兒子的大玩偶》(1983「把歡笑帶給兒子,把眼淚留給自己」​

 

《兒子的大玩偶》改編自鄉土作家黃春明的同名短篇小說,為第一部全台語的文藝片,也是「台灣新電影」運動的濫觴。內容闡述 60 年代的青年為生存,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忍辱負重,最終徹底失去自我,電影的寫實風格,毫無保留的呈現當時台灣社會的真實樣貌。圖片來源

 

 

從事電影廣告的青年坤樹(阿西 飾)為養家糊口,主動向戲院老闆提出「三明治人」宣傳法,就這樣,他每天穿上小丑裝背著看板,站在烈日下努力宣傳,整天頂著小丑妝被左鄰右舍恥笑,沒想到,卸下裝扮兒子竟認不得他開始嚎啕大哭,讓他啼笑皆非,只能重新畫上小丑妝,那種無奈與心酸顯露出小人物的悲哀。圖片來源

  

《童年往事》(1985)「這部電影是我童年的一些記憶,特別是對我父親的印象」​

 

《童年往事》是以侯孝賢童年至大學聯考前的回憶自述為藍圖編寫劇本的半自傳電影。該片獲得柏林影展「國際影評協人聯盟特別獎」、香港金像獎「年度十大華語片」及第 22 屆金馬獎的「最佳原著劇本」獎。故事背景為民國五十年代末期,一個公務員家庭,三代同堂的相處,和接踵而來的生離死別,探討親情與生死。圖片來源

 

 

主角何孝炎生長在一個公務員家庭,靠著父親的鐵飯碗,家中經濟穩定生活無虞,但人總得面臨生離死別,隨著家中成員接連去世,能依靠的人不在了,沒有家的庇護,他被迫長大,憑一己之力在社會上生存。電影將一個人的命運和家庭緊緊相扣,以此刻劃出「家庭」的重要性。劇情看似平淡普通,但這就是生活,無論時代如何變遷,親情和生死的意義都不會改變。(圖片來源

 

▲ 台灣三部曲:《悲情城市》《戲夢人生》《好男好女》(圖片來源:123

 

《悲情城市》(1989)「今年最熱門的話題,最受爭議的電影」

 

《悲情城市》是台灣解嚴後,第一部敘述二二八事件的影視作品,還登上國際影壇拿下亮眼成績。電影以九份林氏家族在二二八的遭遇,探討台灣人的處境及身份認同的問題。該片不但奪下第 26 屆金馬獎的最佳導演獎,還榮獲威尼斯影展最高榮譽「金獅獎」(最佳影片),成為首部在國際三大影展獲得首獎殊榮的台灣電影。圖片來源

 

 

這部電影的名場景:從小失聰的林家老四「文清」在列車上,被一群本省人懷疑是外省人,因不能言語差點挨揍的他,在最後一刻吼出「我是台灣人!」,文清的「有口難言」,就如同生活在威權體制下人民的心境。而林家老大「文雄」的經典台詞「咱本島人最可憐啦,一下日本人,一下中國人,眾人吃、眾人騎、就是沒人疼。幹!」道出台灣人身份認同的尷尬處境。(圖片來源

 

《戲夢人生》(1993)「不管時代按怎變,伊是一個不願乎人看衰的台灣人」

 

榮獲第 46 屆坎城影展評審團獎的《戲夢人生》,以國寶級布袋戲大師李天祿的早年生涯為腳本,除了李天祿現身說法的口述影像片段,還找來林強飾演年輕時期的李天祿,藉劇情片段還原李天祿的童年生活。電影架構為紀錄片與劇情片穿插,讓觀影人如時空旅人般來回穿梭。故事從日治時代說到台灣光復,藉李天祿的前半生演繹當時的時代變遷。圖片來源

 

 

李天祿的口述作為旁白和紀錄片段貫穿整部電影,當他坐在戲台前回憶往事,就像個看戲的人,亦是主角也是觀眾。其中,提到日據時期,台灣總督府下令禁止所有中國傳統戲曲,為了生計只能讓戲偶穿上日本軍裝、說日語,重新打造為日軍宣傳的「改良布袋戲」,布袋戲被禁演,也暗示著台灣人民被統治下的壓抑生活。圖片來源

 

《好男好女》(1995)

 

《好男好女》為台灣三部曲的最終回,改編自藍博洲於 1991 年的原作小說《幌馬車之歌》,電影貫穿三個時代,記載二二八事件到白色恐怖時期的台灣人故事,獲得第 32 屆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及最佳錄音 3 項大獎。該片由戲中戲、現實、回憶三部分拼成,女演員梁靜因飾演經歷抗日戰爭及白色恐怖的作家蔣碧玉,開始分不清現實與虛構。導演用色彩區分不同時空,黑白影像代表蔣碧玉的年代,梁靜則是以彩色呈現。圖片來源

 

 

電影分為三個不同時空,首先是講述 4050 年代白色恐怖受難者鍾皓東(基隆中學校長)及其妻子蔣碧玉(梁靜 飾)愛情故事的戲中戲《好男好女》。接著時間拉回年輕女演員梁靜所處的 90 年代,現實世界中的梁靜有著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而記錄她所有私生活的日記本不幸被人偷走,飽受騷擾的她,最終透過電話向騷擾者說出對已故男友阿威的思念。

 

梁靜對阿威的思念則構成第三個時空,80 年代末零碎的記憶夾雜在戲中戲與現實之間,梁靜成為演員前是名舞小姐,她與阿威譜出一段情,然而,阿威卻與戲中戲被槍決的鍾皓東同樣死於槍下,無論現實或戲劇,都是悲劇收場。圖片來源

 

Dappei 結語:

侯孝賢以大環境下的小人物為主角,讓人物在鏡頭中說故事,而不是照著劇本演劇情,這些作品的後座力之強,那種想哭又哭不出來的鬱悶,讓人久久無法言語。若要用一個字形容侯導的電影,搭編想應該是「悲」吧。

 

文字編輯:Berlin / 封面來源:1 2 3

 

你可能也有興趣的文章:

金馬 57 | 拍出無數甘草人物的真摯情感,傳奇人物「侯孝賢」導演與他的〈終身成就獎〉

金馬 57 | 入圍 9 項的 《同學麥娜絲》描述每個人出社會的滄桑苦澀,看著看著就哭了

金馬 57 | 香港電影新生代,見證《手捲菸》、《狂舞派 3》源自草根的港味好片!

 

穿搭、彩妝、旅遊美照 IG TAG #我是搭黨 #IamDappeiest 就有機會登上 Dappei 官方 IG (@Dappei_tw) 或網站文章唷!

 

如果您對文章有任何問題,請來信私訊,我們會盡快為您處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