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持續聽著屬於這時代的搖滾樂,直到彼此青春”

 

如果你長久以來關注過台灣獨立樂團動態,那麼 輕晨電 Morning Call,這個樂團的名字你肯定不陌生。若否,你也有可能從暖男代表劉以豪的廣告、戲劇演出開始注意到這樣一個外型亮麗的陽光大男孩,進而慢慢的認識到他身後還有一個如此默默耕耘的搖滾樂團。

 

從什麼方式認識到他們都不是壞事,只要愛屋及烏,漸漸你也會發現輕晨電啊,是一個如此特別的存在呀!Dappei 除了關注流行服飾穿著,一直以來也以分享美好的事物為己任,畢竟光鮮亮麗的外表也要搭配豐富滋養的精神糧食,才不至於華而不實。我們過去專訪過眾多獨立創作音樂人、團體,這回就讓我們一探輕晨電的究竟,讓各位從認識到喜歡上他們。

 

 

輕晨電,五人一字排開,每個人鮮明亮麗的外表看起來也都是一時之選,但誠如之前所說,在外表之下的內涵才能真正長久的吸引住喜歡你的人,所以 Dappei 這回將為輕晨電們量身訂做,以他們的曲目名為題,試著挖掘出他們每個人立體的一面,聊聊日常生活、喜好與靈感繆思!

 

 輕晨電 Morning 

成軍於 2009 年,在努力修練一段時間後,於 2011 年初開始有對外表演,樂團的成員為團長兼吉他手劉以豪、主唱隋玲、鍵盤 / 合成器小英、貝斯手孟書以及鼓手大開。樂風以輕拍輕節奏的電子、後搖、另類搖滾、pop,希望在衝撞吶喊的搖滾場景之中,樂迷也能獲得另一種輕的聆聽選擇。

 

五年多來,輕晨電也創作過許多歌曲,今年精挑細選了四首歌作為輕晨電的代表作,發行首波線上單曲。

 

 

團長暨吉他手

劉以豪

 

 

劉以豪,在廣告、戲劇圈皆以暖男形象打開知名度,真實在團裡也是扮演暖男角色,作為團長的他也是創團元老,時常擔任鼓勵眾人、帶著大家往前衝的角色。年少時候受父親影響學過木吉他,進入伊林娛樂開始接觸電吉他之後,也因此誕生了輕晨電。

 

 

潑水加工2WAY山系外套來自:plain-me 層機系列

高領上衣來自:plain-me 層機系列

寬褲為:Hello Phoebe

 

 

貝斯手

孟書

 

 

孟書在輕晨電團裡擔任貝斯手的角色,還是學生的她,念的是設計科系,常常也是課業與練團兩頭燒。孟書自承小時候其實是國樂派的,擅長的樂器是二胡,直到上了高中後加入熱音社開始玩吉他和 Bass,在團體裡算是常常被虧的傻妞角色。

 

 

馬戲團襯衫三色連身裙來自 Envol Avec Ning

 

 

鍵盤 / 合成器

小英

 

 

樂團演出經驗豐富的小英,十四個年頭的玩團經歷,各項樂器都能玩上一手之外,還有過在禮儀社擔任奏樂手的生命經驗,為了讓樂團裡每個成員的音樂水平有所提升,可說是在團裡算是「嚴師」的監督角色。

 

 

純棉經典合身白襯衫皆來自於:plain-me 層機系列

前襠布設計長褲來自於:plain-me 層機系列

 

 

主唱 / 作詞

隋玲

 

 

有著一副好歌喉的隋玲,外型與身形也實屬難得,接過不少平面、動態演出,所學也是戲劇相關,平時也熱愛看看電影,吸收藝文新知,成為她在團裡負責填詞時的靈感繆思。

 

 

馬戲團小丑寬鬆洋裝來自Envol Avec Ning

 

 

鼓手

大開

 

 

作為團裡活寶之一的大開,擔任的是鼓手,據說小時候曾經有去朱宗慶打擊樂學過,但真的要到上高中之後才開始玩龐克團,當起鼓手和主唱。個性相當活潑大方的大開,也常常和劉以豪兩人瘋在一塊。

 

 

雙色拼接長版開襟針織罩衫來自plain-me 層機系列

高領長袖棉衫:plain-me 層機系列

前後衩層次內搭:plain-me 層機系列

九分西裝長褲來自:plain-me 層機系列

 

 

 夢的不正常延伸 

這次的線上單曲發行,精挑細選了四首歌作為成軍以來的代表作,因此 Dappei 這次訪問便以這四首歌為題:「我們背對著青春」-- 談樂團的成長經驗;「一切都沉睡了」-- 聊聊創作的靈感與每個人的音樂喜愛;「法國片」-- 談日常生活、談電影;「Green」-- 聊聊喜歡的穿著習慣。 

 

 

》我們背對著青春 (Behind Youth)

 

Q 從2009年成軍至今,每個人對樂團裡印象最深的事?

大開:我印象最深的事情是有一次練團的時候,隋玲在嘗試著彈吉他,而我剛好專心在聽孟書的貝斯,就很隨意地說一句:「隋玲妳彈吉他很鬧耶」,沒想到隋玲聽到就很受傷地在哭。我就只好大力安撫了半個鐘頭,包含各種下跪、土下座,最後終於達成和解。最後再用半個鐘頭,硬把吉他塞回隋玲手中,她最後終於又彈了五個音,然後說我現在不想彈了,我印象非常深刻。

 

以豪:我印象最深刻就是我們樂團很會吃,因為我們每到哪裡都很會吃,像是上次在宜蘭表演,我們也是毫不客氣的把所有料理都點過一遍,我們其實根本是蝗蟲樂團。

 

 

小英:我的話,應該是去年到香港表演吧,因為是輕晨電首度到台灣以外的地方表演,而其實我也沒有去過香港,所以那次經驗很特別,香港很好玩,樂迷很熱情!

 

隋玲:我印象最深的是很久以前我們有去一個歌唱班學院課叫「明星藝能學園」,可能那時候我們比較沒經驗、剛起步,當時就演出我們自己的歌,結果小胖老師就嚴厲地和我們說:「你們有被噓過嗎?」當下才真的感覺到震撼教育,但我也不會因此而被影響自己。

 

“被小胖老師說有被噓過嗎?當下真的感到震撼教育,但也不會因此被影響到自己。”-隋玲

 

孟書:現在想到有一次練團我覺得很妙,那一次我們大家去到以豪家練團,因為那大概算是有點戶外的空間,練一練到一半,蟑螂突然跑出來,那是我練團練過最多蟑螂的一次,那天還有看到小白。(編:小白?)

 

以豪:小白是我豢養的一隻蟑螂,就是有一次我在頂樓畫畫的時候,畫到一半的時候有隻蟑螂跑出來,就用壓克力顏料畫它一下。哎畫完之後那個感覺就變了,本來只想戲弄他一下,現在就好像跟它有某種關係存在,所以當他下一次出現我就對它有種情感要大家不要殺它。

 

 

Q 一路走來輕晨電有了不錯的成績,團員們有想對誰說些什麼感謝或祝福的話?

大開:我要講一個昨天才發生但是在我內心還蠻強烈的事,很想要跟小英說謝謝,因為我真的很感動,前陣子我做了一個小 DEMO 丟給大家,沒有得到什麼回應,原本有點小受傷,覺得自己做的不足,但這時候我的伯樂,小英,看到了它的潛能,把它拿出來和大家一起強化。雖然我的 Idea 只是一個小種子開始萌芽,但是大家後面做的版本就順利的將他精緻化,所以昨天真的感到感謝小英,不可多得的亦師亦友。

 

以豪:我就真的蠻感謝公司的,因為公司終於給我們一個機會可以讓大家看到我們,但是這個時期我也會開始思考自己到底足不足夠、能不能讓大家看到東西,所以這三個月好好的強化自己的技能和大家的關係,因為真的要浮上來和過去在地下完全不太一樣,爭取到這一次之後就會反向思考自己到底在哪裡。

 

小英:我想要感謝以前和我一起玩團過的其他領域的音樂人,就像我以前是在 Pub 後面彈琴,因為我是自學的所以一開始也不會看譜,然後旁邊的樂手老師看譜卻像在吃飯一樣,然後像我白天也在禮儀社工作,身邊的二胡老師也是拉二胡二、三十年,那個時候常常被他們「噹」不會看譜,不過也感謝他們當時讓我壓力很大,在音樂方面學會很多。

 

“以前在禮儀社工作,常被噹不會看譜,感謝他們那時讓我壓力很大,音樂方面學會很多。”-小英

 

隋玲:我想要對我媽說,因為他對我從小的教育算是很嚴苛,也不會鼓勵我,好比說我剛加入這個樂團的時候,他就會質疑我為什麼不做比較主流的音樂,我就會想說為什麼不能接受我這樣的個性、這樣的人。然後一直到現在這樣子,她才開始有默默的肯定我,所以也是有謝謝她,因為她很少來看我表演,但有一次在台下看到她來看表演,為我們很用力的鼓掌,當下就覺得好像就足夠了。

 

孟書:我的話,就很謝謝身邊的大家吧,雖然好像他們都沒有說什麼,可是還是會默默支持,就像我爸啊,以前我們拍雜誌拿回家,結果被他拿去墊便當,反正就是很不在意一樣。可是後來我就發現他就默默的關注,甚至也會跟朋友炫耀這我女兒啊。朋友也是,知道一些什麼事情了也會跟我說恭喜。

 

 

》一切都沉睡了 (Deep Sleep)

 

Q 這次單曲主題是夢的不正常延伸,而英文的團名是 Morning Call,似乎睡眠和夢是許多創作者的繆思,那輕晨電的創作靈感又是怎麼發展的呢?

小英:很隨機耶,我們有很多種模式,可能在練團室,某個人彈了一段節奏、或者大開打了一段鼓,我覺得蠻好聽的就慢慢一個一個加進來,然後回家再整理成一首歌。

 

然後也有的方式是像,大開剛剛講的他直接做好一個 DEMO,含旋律都想好了,就可以直接拿還發展(以豪:然後大家就都沒有聽這樣(笑))

 

隋玲:寫詞的時候,如果有東西想寫,我是會讓我自己處在一個比較安靜的狀態,把燈都關了,點些蠟燭,讓自己不要太心浮氣躁。

 

 

Q 輕晨電的音樂提供了耳朵輕的選擇,而私底下每個人又有喜歡什麼樂團專輯嗎?

大開:最近常聽一個冰島歌手 Ásgeir,我覺得他的作品需要很多時間熬出來的那種,而不是特別為了某個主題而寫,他寫的故事可能都是要幾年累積下來的心境。

 

以豪:以莉高露!好放鬆、好好聽喔,是我開車去山上的時候都會聽,好紓壓,讓你自己陶醉在大自然裡面。

 

小英:我是黑名單工作室,就是他們是剛解嚴的時候組成的一個團體,目前還有些人還活躍在樂壇上,像是蘇打綠的製作人林暐哲、陳明章、胡德夫,然後因為剛解嚴嘛,當時他們的專輯就在描繪政府的不好,不過他們的歌其實也很流行,就像草蜢的寶貝對不起,其實是翻唱他們的作品。

 

“以莉高露。好放鬆、好好聽,開車到山上都會邊聽邊陶醉在大自然裡面。”-以豪

 

隋玲:我之前是喜歡聽 Lali Puna 的歌,因為我喜歡那個女生她的有點低聲呢喃,加上有點電子的音樂,平常生活上就隨時會拿出來聽。

 

孟書:(以豪插嘴:孟書來個台語歌吧!)好,那就家後好了(笑)。我最近喜歡的一首是 Lyla Foy 的 Impossible,我很喜歡她的雙音貝斯,有的時候我會亂挖一些歌,這首歌是我這陣子最喜歡的,在我心中還沒有找到超越它的。

 

大開:然後我們每次創作的時候,孟書就會提議我這裡要不要彈一點雙音貝斯(眾人大笑)。

 

 

》法國片 (French Film)

 

Q 團員們推薦自己最喜歡的一部電影?

隋玲:花神咖啡館。這部電影後勁很強,我看完了很久才脫離那種感覺。是關於輪迴的,你就會覺得好像人的現在都和前世有所牽連,就會覺得好像有些事都被注定了。

 

大開:那我要推薦的是福爾福斯先生,這部片不是那種我心中最喜歡的那種懸疑有轉折,然後劇情推理都很完整、沒有漏洞的電影,可是為什麼要推薦這部片,是因為這部片給我很奇怪的衝擊,我第一次在電影院裡微笑著卻流下一滴淚,這種感覺很微妙,主角是伊恩·麥克連,描寫大偵探的晚年生活,有一段他帶著一個小男孩去處理蜜蜂,那種一老一少對生命的對比,那一幕讓我覺得很美,讓我幸福的又哭又笑。

 

以豪:寂寞拍賣師。當初我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本來覺得這部電影一點都不像關在房間裡面的,想說這演員也太爛了吧,怎麼會這樣找演員?等到最後一幕,恍然大悟,我整個在戲院大喊:「哇靠!哇靠!」,整個人醒過來,推翻我所有前面的批判,也因此讓對這部片印象深刻!覺得選角選得很好!

 

孟書:我要講影集,我覺得無間警探第一部真的超好看,男主角是馬修·麥康納,他在裡面真的超帥,完全我的男神,尤其他講話低沉的磁性,完全被吸住。

 

小英:最近看一部叫盲山,中國的電影描寫因為一胎化和重男輕女,就會有一些人口拐賣的現象,然後那些被拐賣的女孩卻反過來愛上這些壞人,有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描寫,被害者愛上加害者的一些故事。

 

“我第一次在電影院裡微笑著卻流下一滴淚,這種感覺很微妙,讓我幸福的又哭又笑”-大開

 

Q 如果可以為一位電影導演做配樂或演出,團員們會選擇哪位大導?

隋玲:我很喜歡札維爾·多藍,我覺得他很有才華,也才跟我們差不多年紀,但是電影相當多產,而且都很有美感,甚至他也有當演員,覺得真的很厲害!

 

小英:我想要幫奈特·沙馬蘭,就是拍攝《靈異第六感》的導演,我覺得他很好玩,因為他拍的片不是評價很高就是暴爛,像他後來拍的幾部《最後的氣宗》、《水中的女人》都被罵得半死,但我覺得很好玩。HBO 有拍過他的紀錄片就是他可以通靈,我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他在拍《陰森林》的時候,他拍一拍會跑到森林另一頭和烏鴉講話,然後 HBO 就會偷偷跑去側拍他,那個紀錄片最後的鏡頭就是他跟烏鴉溝通的時候,奈特·沙馬蘭突然回頭瞪記者,然後怒斥你們怎麼可以這樣侵犯我的隱私,就結束了,感覺好像有點假假的。

 

“奈特·沙馬蘭。因為他拍的片不是評價很高就是很爛,我覺得他很好玩,而且他會通靈”-小英

 

Green

 

Q 會注意自己的日常穿搭嗎?私底下喜歡什麼風格或顏色的穿著?

大開:黑黑白白的,或是全黑。

 

以豪:喜歡穿寬鬆一點的,因為工作比較方便,然後也比較舒服。最常穿 T-shirt,寬大的T-shirt、寬大的牛仔褲,因為有時候工作也在穿別人的衣服,所以自己的服裝就想要輕輕鬆鬆就好。

 

小英:我很喜歡穿寬褲,有時候也會穿長裙,然後特別喜歡穿唐裝,我覺得那個袖口反摺起來很帥。噢!還有我很想買藏襖,上次原本想買但行李帶不回來。

 

隋玲:素色的為主,因為我比較注意飾品類,平常就穿著素色的洋裝或者 T-shirt 之類的。

 

孟書:我平常特別喜歡穿勃肯拖鞋,因為我平常其實在學校的工作室環境是很髒亂的,可能要弄一些模型之類的,所以我就會不習慣穿比較好的,才不會一去就弄髒。

 

 

Q 如果有喜歡的對象,會喜歡他是什麼模樣的穿著打扮?

以豪:我好像沒有差,白天乾淨晚上野艷(笑),就我 Range 很廣,沒什麼特別的要求。

 

大開:嗯......我比較喜歡穿著比較保守的女生,像是長裙、不要太裸露,很難描述就是一種保守感(以豪在旁:你是教官喔!)。

 

小英:我覺得她是要有自己的樣子就好,但是,如果我們兩個衣服可以互穿就更好!

 

隋玲:不要穿更好(開玩笑),我覺得男生可以穿得很簡單,素 Tee 就好,但是又可以穿出他很有型的樣子這樣最好!(以豪在旁:啊那就是不要穿啊!隋玲:對啦對啦)我覺得男生還是要有男生的樣子,像我本身就不太能接受男生穿女生的衣服(小英默默中槍)。

 

孟書:穿出自己的樣子,乾淨舒適就好,但很剛好一路看下來好像我歷任的男朋友們都有戴眼鏡的樣子,所以也可以戴副眼鏡(笑)。

 

“喜歡她白天乾淨晚上野艷(笑),就我 Range 很廣,沒有特別要求”-以豪

 

》輕晨電近期活動

 

Q 前陣子線上單曲的籌備,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以豪:製作人被我嚇跑了,我們在錄樂器的時候,都是我們倒;但輪到我要唱歌的時候,就換他倒。當時剛好時間也很有限,在趕拍戲,一切就是只能盡力完成這樣。

 

小英:編曲的部分,我們全部重新編,因為製作人有他的想法,溝通的這部分算是蠻大的一個過程,也學到了蠻多東西的。製作人經驗比較多,他想的層次可能跟我們不一樣,但我們可能也會有自己想堅持的。

 

以豪:發現製作人好像沒有極限,當你完成了一樣他覺得 OK 的事情,他就會說:「咦你可以嘛,那我們再來升幾個 KEY !」、「那這把吉他錄好了,我們再來錄一把。」,自己就被越逼越高。

 

大開:隋玲好像也是那個時候就培養起點蠟燭的習慣,因為那個時候製作人好像有意無意地說隋玲很沒有 Soul。

 

隋玲:因為我進錄音室會比較緊張,覺得很赤裸地聽到自己的聲音,會有點害怕,那時候製作人就說你要不要喝點酒或者點點蠟燭,覺得就真的有差,慢慢可以駕馭到那樣的狀態。

 

以豪:我覺得下次可以用另個方法,就乾脆把衣服都脫了,既然都這麼赤裸了,就再更赤裸一點好了(愛開玩笑)。

 

 

Q 輕晨電團員們近期的小目標?

以豪:大家說好想要一起旅遊很久了,想去西藏!不過現在所有人光兩天一夜,時間就很難抓出來。

 

大開:我超想一直跟大家一直創作新的東西出來!所以就做了新的 DEMO,超有幹勁的!

 

隋玲:我覺得我們之前樂團都比較輕、比較飄渺,但我們現在有在想像節奏比較重拍一點,所以就在想要再做更多探索,逃脫自己的框架,再更 Touch 一點。

 

Q 輕晨電近期的計畫?

小英:年底會開始巡迴,然後這次我們會把發行的線上單曲,錄一個實體的,名稱就叫做「夢的不正常延伸」。取這個名字的來由當時好像是查 Déjà vu(似曾相識),然後就好像查到既視感是夢的不正常延伸,就覺得很有意思,剛好團名是 Morning Call,就會和一些睡夢有關的主題。

 

輕晨電【夢的不正常延伸】全台巡迴場次

12/18(五)台中 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
12/19(六)宜蘭 賣捌所
12/25(五)高雄 LIVE WAREHOUSE
12/26(六)台南 Room335
01/08(五)台北 Legacy

 

 Dappei X 輕晨電 讀者贈禮活動!

 

這次 Dappei 與輕晨電的深入專訪,不知道是否有滿足了各位喜歡輕晨電的朋友們?

我們還準備了七張輕晨電的拍立得要贈送給大家!

想要獲得非常簡單,請依照以下四個步驟進行:

 

◉ 贈禮活動辦法

Step 1   按讚追蹤 輕晨電 Morning call 與 Dappei 搭配 - 服飾穿搭社群

 

Step 2   並分享該篇 Dappei 粉絲團 PO 文至個人臉書頁面,

              記得將 PO 文設為公開讓我們看到你的分享才符合資格喔!

 

Step 3   於該篇 Dappei 粉絲團 PO 文底下留言回報你已經分享,可以寫下:「我喜歡輕晨電的___,因為___。」

            

Step 4   存好心說好話等好報,並且每天都上 Dappei 關注抽獎狀況!

即有機會獲得獨家的「輕晨電拍立得」唷!

 

◉ 贈禮活動獲獎

每次送出一張 輕晨電拍立得片,共計七名

 

◉ 贈禮活動時間

2015 年 11 月 3 日 20:00 - 2015 年 11 月 16 日 19:00 前

 

◉ 其他注意事項

⓵ 主辦單位有權修改活動內容。
⓶ 拍立得配送方式將依據參加表格填寫之配送資訊為主,如有錯誤由參加者自行負責。

⓷ 拍立得為隨機選取贈送,得獎者不得挑選。

⓸ 抽獎方式為隨機於符合資格的留言者中抽取。

 

請關注輕晨電 粉絲專頁:

輕晨電 Morning call:www.facebook.com/eelin.Morningcall

劉以豪 Jasper輕晨電 隋玲輕晨電 孟書輕晨電 大開輕晨電 小英

場地協力:手·倉 Cafe/Hair/Paint/Metal

電話:(02) 8732 5032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安居街8巷19號1樓

這次 Dappei 專訪輕晨電樂團喔!以豪笑談喜歡女生的穿著、小英說到在禮儀社工作的經歷、大開把隋玲弄哭、孟書是個眼鏡控?! 很多精彩的訪談都在文章裡面喔! (文內有輕晨電贈禮活動) 輕晨電 Morning call劉以豪 Jasper|輕晨電 隋玲|輕晨電 小英|輕晨電 孟書|輕晨電 大開

Posted by Dappei 搭配 - 服飾穿搭社群 on 2015年11月3日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