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別人眼中的我們》| 正式預告 [HD] | Netflix。(影片來源:YouTube)

 

《別人眼中的我們》(When They See Us)是 2019 年 5 月 31 日於 Netflix 上架的迷你影集,改編自 1989 年的真實事件「中央公園慢跑案」—— 一名在華爾街上班的年輕女性,於住家附近的中央公園慢跑時被襲擊,五名青少年為此被控告性侵、攻擊等多項罪名,卻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鋃鐺入獄,分別坐了七至十三年冤獄,直至 2002 年真正的犯人現身才獲得清白。

 

當初輿論一面倒,卻在十三年後翻案,衝擊美國社會的冤獄案件,在 2012 年被製作成紀錄片《The Central Park Five》,探討司法系統的腐敗、種族對立等影響事件走向的因素。2019 年,由 Ava DuVernay 創作、執導、共同編寫劇本的《別人眼中的我們》,再次喚起人們的記憶與關注,上線後立即成為美國地區 Netflix 收視率最高的影集。*

 

*注:Netflix US 於 6 月 12 日在 Twitter 發文,表示自 5 月 31 日首映之後的每一天,《別人眼中的我們》都是 Netflix 美國地區觀看數最高的影集。

 

中央公園五人幫

1989 年 4 月 19 號,在華爾街上班的 Trisha Meili 一如往常地在晚上外出慢跑,同一個夜晚、同一個地點,約三十餘人的大群青少年在中央公園遊蕩,騷擾正在散步、騎單車或慢跑的路人,警方在晚間 9 點至 10 點間獲報,開始逮捕這群人,直到 1 點 30 分才發現遭遇憾事的 Meili。

 

後來被稱為中央公園五人幫(Central Park Five),在案件中遭起訴的五人為 Antron McCray(15 歲)、Kevin Richardson(14 歲)、Yusef Salaam(15 歲)、Raymond Santana(14 歲)、Korey Wise(16 歲)。那一夜他們和在場的其他少年一樣,去閒晃、湊熱鬧,Korey Wise 甚至不在警方的名單上,只是陪好朋友 Yusef 去一趟警局,再回到家已是十三年後的事。

 

無論警方的做法是先入為主、未審先判,或急著找替罪羔羊,這群互不相識,甚至素未謀面的少年因此遭受了人生中最冤枉的指控與最不公平的待遇,他們在沒有家長陪同的情況下接受審問,未成熟的心智被高壓逼供耗盡精神與體力。

 

在《別人眼中的我們》影集中,五位少年在審問過程不斷強調的除了「我沒做」、「我不知道」以外,就是反覆哀求「我想回家」,這些 14 到 16 歲的少年來自平凡的家庭,從來沒有被逮捕過,不知道如何應對,也不懂得捍衛自己的權利,最後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做了假證詞,大人哄騙他們做完證詞就可以回家了,沒想到卻從此前往離家更遠的地方。

 


圖片來源

 

1980:萬惡的紐約市

越強烈的光亮背後,陰影越顯黑暗。經過 1970 年代瀕臨破產的財政危機,1980 年代紐約復興、華爾街重振,犯罪率卻依然高漲,種族對立更是到達巔峰。

 

來自哈林區的牧師 Calvin O. Butts 對《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表示,「在美國,當一個白人女性被強暴時,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一群黑人青年抓起來,我認為這就是這裡所發生的事。」(原文:The first thing you do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when a white woman is raped is round up a bunch of black youths, and I think that's what happened here.)

 

圖片來源

 

失格的新聞媒體

當時的新聞媒體針對中央公園慢跑案,雖然保護了受害者的名字,但對於未成年嫌犯的資訊不得公開這點並未遵守。媒體不僅披露了五位少年的姓名、住所,還以煽動的言詞評論案件,已經不只是單純的未恪守中立原則,而是將輿論染上了種族主義色彩。

 

現任美國總統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當時(1989 年)為房地產大亨,在紐約的四家主流報紙上刊登了全版廣告,標題斗大的寫著「讓死刑回來,讓我們的警察回來!」(BRING BACK THE DEATH PENALTY.  BRING BACK OUR PLOCE!),並表示「希望在慢跑案中被起訴的『任何年紀的罪犯』感到害怕」,「市長已經表示我們要將仇恨與怨懟從心中移除,但我不這麼認為,我想恨這些搶劫與殺人犯。他們應該要被迫承受。」,據 Yusef Salaam 所述,「川普是第一個放火的人」。*

 

*注:2016 年 2 月,《衛報》(The Guardian)刊登了一篇文章,其中引述 Yusef Salaam 所言,「川普是 1989 年第一個放火的人,讓一般市民被操控、動搖,進而相信我們是有罪的。」

 


▲ 1989 年 5 月 1 日,川普在《紐約每日新聞》(Daily News)上刊登的全版廣告。(圖片來源

 

永遠不能回頭的人生

2002 年,因其他案件被判處終身監禁的 Matias Reyes 出面自白,表示自己才是真正的犯人,案件因此重啟調查,Matias Reyes 的 DNA 也確實和現場採集到唯一的 DNA 相符。*

 

* 注:紐約市警察局(NYPD)直到 1994 年才有 DNA 資料庫。1989 年 4 月,在中央公園慢跑案發生的兩天前,Matias Reyes 在公園的同一個區域襲擊了另一位女性,此案以強暴為主軸進行調查,兩天後的中央公園慢跑案則是以兇殺案進行調查,導致兩個案件並沒有進行 DNA 比對。1989 年的夏天,Matias Reyes 又犯下其他多起類似案件而被逮捕。

 

中央公園五人幫終於沈冤得雪,並在與紐約市政府進行長達十年的訴訟後,於 2014 年獲得冤獄賠償,一人一年約一百萬,大約共四千一百萬美金,這也是美國有史以來最高額的冤獄賠償。儘管如此,已經逝去的青春與遭遇苦難的歲月都再也無法回頭。

 

Yusef Salaam 後來提到,家人的支持與信任非常重要,他被關押在距離紐約市有數小時路程、紐約州北部的少年機構時,母親一週探訪他三次。在《別人眼中的我們》中,五位少年與家人之間的關係也有多處著墨,甚至可以看到劇中暗示了家人的關心與否,對他們重返社會之後的生活造成影響,以致於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產生分歧。

 

 

Dappei 結語:

《別人眼中的我們》除了重述事件,也著重在描摹當事人與家人面對困境時的處境,以及案件背後的人性故事,再次喚起大眾的記憶與關心,除了感到氣憤、心碎,也讓人們自省——偏見的力道是大到足以傷害、甚至囚禁他人的人生。

 

文字編輯:zoey

 

你可能也有興趣的文章:

我們真的擁有選擇權嗎?揭秘 Netflix 互動式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的自由意志錯覺

不是 IU,而是演員「李知恩」!Netflix《女孩,四繹》:四個女孩的人生短篇

迪士尼與 Netflix 的正面對決! Disney+ 串流平台將挾帶 MARVEL、皮克斯、星戰於年底重磅上線!

 

穿搭、彩妝、旅遊美照 IG TAG #我是搭黨 #IamDappeiest 就有機會登上 Dappei 官方 IG (@Dappei_tw) 或網站文章唷!

 

如果您對文章有任何問題,請來信私訊,我們會盡快為您處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