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台灣宜蘭,在倫敦時尚產業超過十年的歷練—自 2010 年崛起,陳劭彥銜接了上世紀 90 年代末期後台灣設計師的斷層。如同其他設計師,他透過服裝設計去描繪一個故事;只是他手下車縫的片段,比起情節的鋪陳,更多是關於抽象的情緒。在倫敦時尚產業人來人去的背景,太多設計師急速崛起、消退,越是充滿機會與創意的城市,競爭越是動盪與激烈。以一貫謙和的態度與外表,陳劭彥將瘋狂留給服裝上的藝術表現。

 

 

在肢體擺動間,服裝設計探究著人體與衣料間的可能性。「我覺得服裝終究還是需要人穿上,才能表達感情與情緒;當服裝線條隨肢體動作擺動時,它所傳達的感覺與掛在衣架上是截然不同的。」這是他從衣服裡得到的體認。也許是因為他受表演藝術影響極深,在陳劭彥的作品輪廓裡,我總是看到舞者的身影。這並不是指他的服裝適合舞者穿著跳舞,而是他用與表演藝術類似的方式,在服裝上探索更多可能性。

 

立起腳尖,隨著手臂的延伸或環繞,身體輪廓逐漸擴大;看似輕巧的動作,來自肌肉的耐力與力度的拿捏;褪下背後的故事情節,肢體的擺動表達著情緒純粹的消長層次:摔落地面的疼痛,狂喜般的跳躍,如同擁抱愛人般地與自己相擁、旋轉…陳劭彥以類似舞蹈的方式,立足在冷門的藝術表現,緊貼著人體肌膚的服裝線條,時而張狂扭曲,時而滑順平靜,透過衣料裁剪衝撞著服裝與藝術的界線。不擅言語表達,他靜默著,藉由服裝,在女性身體上重複著自我的情感練習;而這段親密卻又疏離的距離,觀眾只見近似表演藝術的淋漓盡致,卻不知他那如芭蕾舞者呈現 en pointe 時的苦澀與隱隱作痛,或是現代舞者曲高和寡的創作孤寂。

 

 

藝術之於他如同呼吸般自然。從倫敦 Central Saint Martins 的畢業作品,那如潮起潮落浪花般的層次;正式成立品牌後,審視著人體結構與社會上不同的女性形象;再到近期以藝術家作品為靈感而延伸出全新的詮釋。成立品牌走進第五年,陳劭彥藝術感強烈的作品讓他當初備受倫敦時尚產業矚目,卻也是中間步入低潮的原因。曾經游移在藝術與商業間的舉棋不定,伴隨著社會對設計師作品閃亮、動人、而不過於突兀實驗的期待,中間勢必經歷一段自我掙扎與拉扯。

 

 

這次我們相約台北東區的初衣食午,與他一起聊聊創立品牌至今的心路歷程與生活。

 

 

.還記得之前你的工作室在南倫敦 New Cross 附近。聽說你最近搬家了,新生活還習慣嗎?

雖然搬家了,但我其實還是住在 New Cross 這區,因為舊的工作室房東要賣掉了,所以搬到新的工作室。現在工作室在一個 court yard 裡,雖然空間比較小,但也比較隱密,感覺比之前好很多。New Cross 這區有藝術大學 Goldsmiths University,也有舞蹈學校,年輕人很喜歡來這裡的市集,加上新銳藝術家或創作者的工作室,附近也正開發一些新的建案與地標,讓這區越來越熱鬧。這裡正走上東倫敦當初的發展步調,未來應該也會轉變成新興的藝術與文化聚集之地。

 

.在倫敦近十三年的居住與工作經驗,你對倫敦是否依舊有著當初的好奇?

可能現在真的住久了,工作或生活會去的地方就是固定那幾區,但當然還是會希望能去重新認識不曾好好挖掘過的地方。十幾年來倫敦的變化很大,我以前住在東倫敦 Hackney Road 好幾年,那時東倫敦還很粗糙;後來再回去時便感受到不一樣的氛圍,店家翻新很快,也有奢華的飯店。隨著整個市中心逐漸往外擴大,東倫敦現在是新的潮流之地。而我現在居住的南倫敦也走向東倫敦當時發展的情況。每天你都能感受到這個城市不停地變化—比起從前,當然沒有像當初剛來時對周圍環境那麼興奮,我現在反而很習慣這些變動。

 

 

.尋找創作靈感時最喜歡到哪裡逛逛?

我很喜歡看展覽,像是當代藝術或舞蹈表演。我妹妹是舞者,姑姑開設舞蹈班,親戚也常參加舞蹈表演。雖然我自己本身沒有學過,但小時候也會跟著一起亂跳(笑)。也許是家庭環境影響,讓我從小就對表演藝術很有興趣。會喜歡服裝設計,有部分原因也與我對舞台場景設計的好奇有關。90 年代有很多像 Hussein Chalayan 這些實驗性、敘事感很重的服裝設計師,他們的發表秀都很精彩。用這種方式去呈現衣服很吸引我,是我學服裝設計很大的原因。這些設計師不僅顛覆了大家從前對服裝的刻版印象,也讓我發現原來服裝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說故事。

 

 

.平常是否有特別著迷或帶給你靈感的收藏物品?

我很愛逛二手市集,不論是觀光的市集或當地居民購買生活必需的小市集。像這附近的 Deptford Market 跳蚤市場、或是東邊 Spitalfields Market 每個禮拜四的古玩市集,甚至離倫敦市中心很遠的 Greenwich 市集我也常去。我對生活裡大大小小的物品都很有興趣,其實並沒有特別在收集什麼,光是欣賞、逛逛,聽賣家談它們的故事便覺得有趣。目前是把這些物品與故事收藏到腦袋裡 (笑)。

 

 

當然如果我負擔得起也會去擁有,所以即使手頭不是很餘裕,仍然常常買了很多別人會覺得「你買這幹嘛」的小東西。每一陣子我便會對不同的物品很熱衷,只是買的東西太奇怪,像是面具等等。這些收集的主題可能源自某個機緣下的接觸,而後便想要了解更多它的歷史或故事,於是不知不覺便收藏一系列那個主題的物品 (笑)。都是一段一段的,突然對某件物品有了感覺,就會對那樣的物品特別注意。同樣的物品在不同年代裡的製作方式、材質與涵義都不一樣,而一種物品多元的樣貌、呈現正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我喜歡研究各種材質與材料的觸感,小東西之外也尤其喜歡二手衣。

 

 

.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動手做衣服的經驗嗎?

我第一次動手做衣服的經驗是在去倫敦讀書之前,在台灣某個學習打版的私人教室裡。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覺得自己做的很爛 (笑),畢竟那時剛開始接觸。後來到倫敦 Central Saint Martins 讀的是 knitwear,頭兩年其實充滿挫折。當初申請時並不知道自己會進 knitwear,滿心只想著自己要做服裝設計。進了學校後才發現服裝設計裡有很多不同領域,像是 print, menswear, womenswear 或是 textile。那時對 knitwear 的印象還停留在傳統的毛線棒 (笑),還沒有像現在那麼多新銳設計師去延伸用法與變化,也比較少專門做針織的品牌。剛開始因為沒有相關的學習基礎,等於是從零開始,加上表達能力不好,各方面來說都碰到許多難題。後來透過在其他大小品牌的實習經驗,學到許多知識,才逐漸建立自己的信心。

 

 

.從2010年到現在,你已經不再是新銳設計師,也必須朝 established 設計師品牌的方向前進。現在這段品牌轉換格局的過渡期,是否有新的體悟?

這段過程其實非常難熬。現在 SHAO YEN 品牌處於一個中間點,我已不再是新銳設計師,但各方面的不足卻又稱不上是 established 品牌。這兩年陸續有休息的想法出現,總想等自己重新整理好後再出發,但其實永遠不會有所謂準備好的時候,因此還是決定繼續向前走。在成立 SHAO YEN 品牌這麼多年下來,隨著經驗累積也發現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一直以來,我在倫敦經營品牌的形式是與不同的自由創作者合作。但每次合作都需要時間去延伸、溝通、磨合,不固定的合作方式讓 SHAO YEN 總是缺少了什麼。品牌的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難題,面對與處理方式也不一樣。現在這段轉變期,讓我有機會思考是否可以選擇回到台灣,在台灣成立一個自己的團隊,讓 SHAO YEN 更完整,也能讓我有時間能專注在如何將品牌更進一步。

 

 

.那身為一位創作者,從起步到現在讓你一路走來、秉持的創作精神是?

我覺得創作精神的秉持,便是要做自己有興趣、對自己很重要的事情。藝術與手工製作的面向,這部分是我的首要考量,也是我的作品與眾不同之處。與別人不同,除了新意外,理解、專注在自己擅長的部份,才能延伸出更多創意的激發。服裝歷史幾乎與人文歷史一樣長久,該有過的變化或革命從前的年代都已經發生過。現在服裝設計就像是個輪迴,從以前的東西再做延伸、變化,或是往未來的想像看去,結合科技與布料新開發技術,作出比較特別的嘗試,所謂「新的可能性」。但撇開材質上創新的困難,要找到好的打版師或裁縫師其實都不太容易。現在服裝產業的多數新人,對這方面比較不熟悉也不感興趣,造成手工技術與知識上的斷層,這是滿令人擔心的現象。將一個 2D 的想法傳變為 3D 的存在,這過程其實非常重要。有些設計師像 Raf Simons,在謝幕時會把團隊的打版師拉到台上,一起享受掌聲。因為有他們的存在與付出,作品才能順利完成。因此,專注在動手製作的過程,我覺得是實踐創作精神很重要的一部分。

 

 

.那從靈感發想、設計到動手製作的創作過程裡,最有感觸的部分是?

因為每次創作一個系列的時間都不長,在創作過程那段密集的時間裡,便是不停審視、構思、研究與主題相關的事物。對我來說,最有感觸應該是開始動手的那刻,以及最後完成的時候。新系列的主題發想階段,想像空間很大,會有許多靈感;不管是圖片、研究資料或是碰觸布料,隨時隨地都會有新的想法出現。中間執行時許多盲點與困難便會出現,淘汰掉某些想法,加入新元素等等…然後延伸出設計的本質:解決問題。通常最後的結果都會與一開始想像有落差,但這落差並不一定不好。結束時你看著整個成果,看到衣服穿在模特—真正的人體身上,搭配妝法呈現出來的效果,心裡便是完成的感動。自己重新回頭看作品,當然還是會有不滿意、或是覺得可以更好的地方,但這也是讓自己往前走的動力。

 

 

.從第一季到最近的 2015 秋冬系列,你都會透過影片記錄發表現場,或是拍攝設計主題的故事。為什麼堅持每季都要以影片的方式做記錄或呈現?影片對你來說又是什麼樣的媒介?

一方面自己很喜歡影像的東西,不管是服裝或是其他領域的設計,都與視覺傳達息息相關。一開始資源沒那麼多,而影片的呈現方式,則能在有限資源與極短時間內,藉由音樂流動、畫面剪接、以及肢體動作等等,把一個想法或概念具體表現。我覺得服裝終究還是需要人穿上,才能表達感情與情緒;當服裝線條隨肢體動作擺動時,它所傳達的感覺與掛在衣架上是截然不同的。前幾年沒有經費辦發表秀,於是便選擇影片的方式去說服裝與人之間的關係或故事。而後,影片便成為 SHAO YEN 品牌每季表達的固定方式。

 

SS13 SITTER Promotion Video

 

AW13 STALKER Promotion Video

 

AW14 RIPPLE Promotion Video

 

.除了同名品牌每季發表的系列,你也積極參與許多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合作 projects,像是與影片導演 Penny Tu 為SHOWstudio 拍攝的 PUNK 短片,以及與冰島知名音樂人 Bjork 的造型合作等等。這些 projects 的創作過程是否與品牌的系列發表有所不同?又帶給你什麼樣的啟發?

在做品牌的系列,其實到後來會有很多壓力;而與其他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合作,則讓我跳脫獨自想像的原地打轉,不那麼無聊。有時合作的 project 會有許多考量上的限制,但這些限制反而讓彼此的想法有更多衝擊,激發出不同的東西。在多方想法、準則不同的情況下,互相磨合的過程讓彼此更了解對方的需求,我把這視為一種挑戰,也是一種嘗試的機會,有時甚至帶給我新系列的靈感。除了目前做過的 projects 之外,我也想試試與舞台表演相關的合作。從我的發表秀或是 presentation 現場,其實便不難看出舞台與裝置對我的影響。與場景設計師的合作就像用影片表達故事一樣:建構一個環境,也許加上背景音樂,在一個及時短暫的瞬間,讓大家很快感受到我想說的故事。藉由這些元素,不管是道具、音樂等等的輔助,會遠比衣服放在那裡來的容易。

 

 

.成立品牌至今,令你特別有感觸的故事或現象?

服裝是個關於外表與美感的產業,其實大家都會選擇性看到光鮮亮麗的一面,而身處產業內的我們,當然也希望大家看到好的一面。但不管設計或品牌經營,就跟其他產業一樣,多數時很苦悶。這幾年來整個產業變化速度與形式超乎以往:大品牌一年至少發表四季,春夏、秋冬系列外還有 Pre Fall 與 Resort 系列;加上 High Street 與 Fast Fashion 的崛起,這反而讓我想放慢腳步,回頭看看台灣市場,思考剛剛提到的品牌轉變階段的定位。一方面是衝勁、動力無法與剛開始相比,另一方面則是自己好好沉澱省思。市場充滿許多品牌,到處都是設計師與衣服,反而成了一種變相的浪費。太容易擁有太多選擇,也讓大家不再那麼容易去欣賞。很幸運地,一路上我的家人非常支持我,這些來自家人、朋友甚至媒體的鼓勵,便是讓我堅持繼續走下去的原因。

 

 

.最後,請談談你心中描繪的理想生活。

很想在宜蘭買一塊地,自己從無到有蓋房子,與家人多相處。也很希望能靠自己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讓 SHAO YEN 這個品牌慢慢成長。

 

 

趣味快問快答:

– 喜歡貓或狗?狗,貓有時候好冷淡

– 最近讀的一本書?漂流教室

– 室內活動或戶外運動?室內活動吧,我很宅

– 一天之中最喜歡?晚上

– 任意門或時光機?時光機

– 今年冬天最想去的地方?冰島

– 咖啡或茶?咖啡吧,因為我最近拍了一個咖啡廣告 (笑)

 

 

後記:
閃亮、動人、而不過於突兀實驗的設計,這是大眾對服裝設計師的社會期待,也是服裝設計師最輕易討好市場的方式。成立品牌第五年,他在中間走過低潮,試圖在商業化與藝術表現上拿捏適當的平衡。還記得在 2014 秋冬系列 Ripple 的發表,我在倫敦 Somerset House 看完那場 presentation,便知道他找回了自己的方向。我與另一名香港記者兩人在場外興奮不已,「陳劭彥回來了!」一種想掉淚的衝動。看著他這幾季的表現,也許他自己也尚未察覺,但前面所走過的低潮,我想這是他必經的苦澀,重新轉化為創作的靈魂與血肉,替服裝在商業與藝術表現之間,找到了和平的共處方式。

 

想了解更多請看 SHAO YEN 網站FACEBOOK 或 Instagram

Special thanks:初衣食午

 

文/Alice Chan

/SHAO YEN 

訪問攝影 / Yun-Pin Chen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