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巴黎絢麗的秀場到遠離塵囂的靜謐小鎮,我們帶庭妮來到梵谷故居,在一望無際的自然荒野裡,體悟生活和女演員的真義。

 

由撼動人心的澎湃古典樂揭開序幕,在羅浮宮舉辦的路易威登 2018 春夏大秀精彩得讓人捨不得移開目光。歷史悠久的石牆與路易威登打造的炫目伸展台,營造出迷人反差,而這剛好也是這次大秀的主旨──設計師 Nicolas Ghesquiere 從十八世紀的法國宮廷服飾得到靈感,以當代設計的輪廓重新形塑,讓過去和現在的時間軸藉由時尚巧妙結合。

 

大秀當天的陳庭妮,綁起慵懶的鬆軟馬尾,穿上露背金色織錦緞浮世繪洋裝,高挑纖細的身形把洋裝詮釋得性感又甜美。即便旁邊圍繞的是范冰冰、斐斗娜、凱特布蘭琪、蜜雪兒威廉斯等一票巨星,第二次到巴黎看秀的她,卻一點也不生澀,她悠然自若、自信優雅,舉手投足間充滿迷人丰采。或許是模特兒的底子,又或者是這幾年來表演的考驗,她不僅習慣了時尚圈的步調,也知道如何讓自己亮眼奪目。「從開場模特兒到最後一套,我心裡一直很悸動,設計師把現代的元素結合當時的貴族服飾,非常受到啟發。」庭妮聊到秀,眼睛就亮了起來。

 

 

光鮮絢麗、紙醉金迷的大秀隔天,我們為了拍攝封面,驅車前往奧維小鎮。庭妮的通告是早上六點開始妝髮,對於許多女明星而言,這樣的時間調度幾乎是無理的要求,但庭妮一點也不介意,「為了照片好看,幾點鐘起床都可以啊,拍戲也都是這麼早起床的,工作不就是這樣嗎。」她笑容滿面地說。

 

 

離開舒適圈

 

2016 年的《失控謊言》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2017 年又以公視人生劇展《告別》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雖然沒有得獎,但兩次入圍無疑已肯定了作為女演員的努力。

 

「感覺上第一次入圍金馬的時候比較虛幻,因為會覺得,哇,這種事情怎麼會降臨在我身上,這一次入圍的時候心裡比較踏實一點,因為比較清楚拍戲在幹嘛,放下得獎的緊張和不安,很開心參加一個 party 的感覺。得不得獎對我來說是一個 bonus,有當然很好,但並不是沒得獎我就不拍了。」

 

 

一年半前拍攝、去年十月上映的《盜命師》是她最近期的作品,談起與王陽明、陸弈靜,還有導演李啟源合作的感覺,庭妮說:「我覺得他們都是很棒的創作者。像是導演,他拍攝的電影產量不多,所以機會很難得,很多人都希望跟他合作,對我來說,就是抱持著虛心學習的心態。拍完這部戲,感覺到自己對表演有更大的好奇心,才去北藝大上課。」

 

因為李啟源導演邀約,《盜命師》殺青後,妮妮到北藝大進修課程。一班四十個人,其中十位是導演,一個禮拜要上一整天的課,還要花兩到三天的時間跟學生導演拍短片。「這個課上了一學期,有時候朋友問我在幹嘛,其實都在忙上課。上這個課當然很累,但跳脫舒適圈,你的眼界跟看的東西,都會變得比較有熱情。」

 

 

真心對待角色

 

講到跳脫舒適圈,庭妮笑說,這樣個性好像不小心就會把自己逼得很辛苦。上升處女、太陽金牛座的她,似乎總是沒辦法放過自己,安安穩穩、舒舒服服地待在舒適圈從來不是她的選擇。「我總是會想嘗試新的東西,我也永遠都是自己的開拓者。當然,一直開拓新的東西,就是會一直跌倒啊,可是沒關係,就算遇到挫折我也很開心,因為我喜歡學習,不喜歡一成不變。」

 

身為獨生女的庭妮,從小就喜歡研究人、也渴望與別人接觸。總是給人開朗、陽光感覺的她,其實對於人際相處上非常敏感。在選大學志願時,第一志願就填了心理系。「我覺得心理是一件很危險,卻也是很迷人的事情,可能潛在我還是喜歡人性的,所以才會默默走向演員這條路。」

 

因為喜歡與人相處,與庭妮聊過幾次之後,你就會發現她不只是電視劇裡的「真愛女王」,她也是「真心女王」,不僅待人真心、對待角色更是百分百真心。「我現在覺得,什麼角色都好,重點是能不能讓我好好融入,不希望有囫圇吞棗的感覺。進入角色最重要的是時間,必須要花時間跟角色好好相處,做足功課之後,才能放心地把陳庭妮拿掉,讓角色住進來。」她頓了一下繼續說:「如果看到一個很喜歡的劇本,我希望有很長的時間跟角色好好相處,然後,享受過程,而不是享受數字,重點不是今年拍了幾部戲,而是認真對待每一次接的東西。」

 

 

表演讓我認識世界

 

拍戲不追求產量,追求質感,這是庭妮當下愛惜羽毛的堅持,更希望讓每個作品都達到最高的檔次。所以她為了《盜命師》練習鋼管舞,把自己腿上練到全是瘀青;或是與學生導演合作,希望可以激發出更多火花。「每次跟還在學的導演、製片一起工作,就會感受到他們有好多熱情,為了作品好,大家不吃不喝都沒問題,我覺得那是很難得的一件事,因為出社會之後,時間就是金錢,很多事情你必須要妥協,但是在這些學生面前,你不會看到這些東西。我覺得應該要趁年輕,有夢、有想法的時候,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會如此為了戲劇卯足全力地拚,是因為表演是庭妮了解這個世界的一個方式。「愛上表演之後,我的人生變得很多元,很感恩有這樣子的出口,讓我可以體悟世界,人在這個世界的時間真的蠻短的,但是表演讓我體驗人生,活得更精采。」

 

 

關於愛和被愛

 

或許因為庭妮是台灣第一批試管嬰兒,也或許是媽媽嘗試了五次才生下庭妮,背負著父母無限期望的她,性格也特別較真。「我覺得我是一個備受祝福的小孩,跟平常人來到這個世界的路不一樣。我記得小時候媽媽分享她手術台麻醉的樣子,我都不知道該回什麼。可是現在長大,人生歷練變多,就會知道那要有多少勇氣跟執念才能做到。每次我不快樂的時候,想到我媽,就會告訴自己不可以放棄。媽媽這麼努力把我帶到這世界上,如果我不爭氣,如果我很隨便、愛玩樂,都會覺得很對不起她,因為她給了一個很完美的我。」

 

如果說,庭妮的父母和身邊的人教會她什麼是愛,庭妮的狗狗 Chelsea 則是教會她如何付出。「從小到大,我真的很幸運,從家人到工作夥伴,都是接受人家對我的愛,只有 Chelsea 是付出我的愛給牠,那個感覺蠻特別的,尤其我們沒辦法溝通,沒有所謂的言語可以吵架或說我愛你,可是我在他的表情裡面,我知道他接受到了。這件事情對我的表演有很大的影響,以前我覺得台詞最重要,可是我從牠身上看到的是眼神,語言只是一個輔助的東西。」

 

 

期待成熟的感情

 

出道已經十年的庭妮,28 歲的她,渴望一段成熟的戀愛,更是一段可以互相成長的關係。「我現在的感情觀滿正面的,覺得一切都有原因,不管是好或不好的,如果我們可以放長遠來看,或許就會有不同感觸。比如說遇到失戀會覺得痛苦,可是當徹徹底底痛過,你的下一段戀情一定會變得更成熟。前輩們都會說,愛情裡一定會笨過一次,我以前都會覺得為什麼要詛咒我,可是現在經歷過之後,真的欸,每個人都要徹底地愛過、恨過、傷過,才會重生。」

 

雖然在路易威登大秀上跟歐爸孔劉開心合照,但她真正想要的對象其實很平實。「可以一起過生活的就好。我不要轟轟烈烈的情感,我想要很單純的樣貌。我很喜歡自己的生活方式,可以來到這麼多奢華的場合、看到獨特的美景,但私底下我反而想要很簡單的生活,去公園散步、餵鳥、游泳、跑步…,這樣才會讓我覺得很真實。」

 

或許可以接自己喜歡的劇本、或許可以談一段美好的戀愛、或許可以勇敢地一個人去旅行…。每一個當下就是她最幸福的樣貌,一段與素昧平生相遇的路人對話,就能夠讓她回味許久;一次跟工作夥伴的聚餐,就能讓她感受到真切的快樂。在女人最美的二八年華裡,未來還有很多可能在等待著她。

 

Text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李昭融 

Look / 林智強、陳君農、侯怡如造型 工作室、Ting @ Flux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江民仕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愛上暖女陳庭妮【Cover Story】

【獨家專訪】陳庭妮 不經意的微性感是我的小秘密

林志玲,幸福不遠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