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在媽媽的裁縫桌下玩耍的席時斌,幾何、拼接與破碎的視覺彷彿成為他最深層的記憶泉源,實踐建築設計學系畢業展的那一年,席時斌交出一份相當不「建築」的大型戶外藝術裝置,像極了畢卡索解構後的女子般破碎又茂盛,獲得眾多教授的反對、周遭同學的讚嘆、與指導教授的鼓舞:「發掘自己是最重要的。」就這樣,席時斌感受到體內對於藝術陣陣鼓譟的召喚,他踏入了藝術界。

 

「我一直只知道我想做作品,而非當一個藝術家,藝術家這個詞彙到現在我都還搞不懂什麼意思,所以我說,是作品引導我成為藝術家,而非我營營於想做個藝術家。」雖然他這麼說,但從考進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造形研究所的那一刻起,他的表現就不曾讓眾人失望過。

 

 

 

席時斌

 

 

台北松菸誠品外的大型裝置作品《野性的寓言》,以不鏽鋼與鈦金鍍膜完成亮面的巨大鹿角。

 

 

使用不銹鋼材料和雷射工法的席時斌,擅長以反覆的角度設計和花樣呈現,而透過燈光照射後,又製造出不同層次的作品深度。

 

 

先後入選「臺灣美術新貌獎—立體創作系列」、「台灣國際木雕競賽」、「高雄獎」、「台北獎」,並獲得2007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卓越獎」...,在藝術圈他的才華已是有目共睹,善於運用複合媒材的雕塑與裝置,透過「分解與重組」的手法打造出隱性奇異的形體與空間,令人驚艷的多種材質、顏色、處理、尺寸的組合,表現日常物象的結構與形貌,古典又超現實地捕捉有限知覺所無法感知的意象。「可能與我媽媽是一名優秀的裁縫師有關,我從小就認定技藝是最有競爭力的根本,對於手工藝來說非常有感覺。」

 

在藝術圈表現再優異,如何與大眾傳遞藝術的訊息,才是他認為更可貴的。「藝術的作用是在於啟發更多人的想像。藝術家的任務更是提出作品,刺激或激起觀眾主導自我對話,進而讓個體創造各自的價值。」就如同你看他的作品,一匹馬會透過鏡面或各種金屬材質、複雜的切面構圖,會破壞你的整體視覺,讓你看不見一匹無整的馬,但卻能促進你的想像,宛如破碎的夢境,這就是席時斌的跳躍思考。而他的信念在2011年的夏天被幻化為生命中的轉折。

 

 

 

鹿角底部一隻小鹿班比是席時斌的小驚喜。

 

路易威登收藏的《烏忽古-鐵窗花小鳳鳥》,細看有著台灣以古樸的窗花印記。

 

 

與中華賓士合作的《符號與記憶之馬》,與賓士CLS動感而優雅、前衛而華麗的獵跑特質不謀而合。

 

 

 

席時斌一件在天空中如藤蔓般的作品被世界精品愛馬仕的同仁撞見,竟然成為對方叩門邀約的試金石。原來,世界各地的愛馬仕專賣店櫥窗,都會交由當地文創工作者自由發揮,而那年正逢品牌年度主題「當代工藝大師」,便主動邀請席時斌合作,他當下卻一口回絕。

 

「那樣大型的雕塑在櫥窗中無法發揮到美的極致,這不會是大家都樂見的成果。不過這彷彿是冥冥之中與愛馬仕的緣分,因為我多年前就在畫馬以及對馬的許多構想,於是我與愛馬仕溝通時便提出馬的設計,獲得巴黎總部的認同。」爾後開啟了雙方一百多天的密集溝通與合作,終於完成全台灣三十二個櫥窗遍布獨一無二的馬藝術品,命名為「馬之戲劇」,展翅翱翔的、英俊挺拔的、以人身馬面示人的...,如夢似幻的奪目創作讓席時斌頓時聲名大噪。

 

自此之後,商業邀約不斷,席時斌卻沒有失去藝術家的自我,「我拒絕的遠多過我接受的,能不能把藝術品做好,依舊是我的核心精神。」隔年獲得亞洲文化協會的年度獎助計畫前往美國舊金山與紐約參訪後,他為自己設定了一個遠程目標:成為國際級的藝術家。「當我站到國際上,我深深地體認到台灣一點都不比別人差。」「我的一生不是為了功成名就,但我希望能透過我的作品擴大大眾對台灣的想像,讓世界了解台灣的觀點。」有如媽媽靠著手工藝撐起一個家,他也要靠一手鑄造藝術的天賦讓台灣走向世界。

 

 

 

與愛馬仕合作的櫥窗設計以作家赫塞的《知識與愛情》一書為靈感。

 

 

與法拉利合作的《知識之馬-紅色版》

 

 

《愛情之馬》台中Hermes藝術櫥窗,結合不鏽鋼、以及愛馬仕絲巾。

 

 

 

 

文/Lien

圖片提供/席時斌

來源:藝術現場╱席時斌 夢獸鑄造師 - inCULTURE品味生活網 - 加入 inCULTURE 粉絲團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