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用為了取悅男人而裝扮得性感,強調她們的身段,然後從男人的滿意中確定自我的幸福,而是用她們自己的思想去吸引他們。”

川久保玲

 

一年一度的Met Gala剛結束,參與者們幾乎沒人在管主題,全都各穿各的。其實也不能怪他們,畢竟今年的主題是「川久保玲」啊!她的衣服是那麼的匪夷所思、那麼的酷,根本不是人類能輕易駕馭的不是嗎?

 

 

這世界上只有兩個設計師,在活的時候就能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辦展覽,除了Yves Saint Laurent,另一個就是川久保玲了。她的品牌Comme des Garcons,其作品甚至被讚賞為藝術品雕塑。可是那些作品如此奇怪,沒有袖子的衣服、不對襯的褲子、臃腫的造型、慘澹的妝容,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反時尚、反流行,卻讓所有人追隨她的腳步。


蕾哈娜 in Comme des Garcons

 

像是小時候美術作業時,把亮片全部黏在一起做出的娃娃衣。

 

Rick Owens and Michele Lamy in Comme des Garçons

 

Michelle Lamy 這件2016秋冬的紅色洋裝,乍看亂七八糟的結構,但和上一件一樣,如果沒有超強的打版師根本辦不到,這就是Comme des Garcons!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麼一個又帥又酷的人,她是怎樣看待自己的設計與生活。
 

1982年闖入巴黎時尚界開始,Comme des Garcons飽受各種批評,但批評來得越是凶狠,川久保玲就以更前衛的設計回擊。

 

“與其遭到漠視,我更樂見貶斥或責難。我喜歡得到反應,即便是批判、失焦的攻擊。總之,有批評才有刺激”

 

 

“我不是進行破壞,只是附加嶄新解釋或可能性而已。”

 

“什麼都不觀察,就能創作,這是不可能的。”

 

 

談到出門逛街,川久保玲說:

“我出門觀察,並非想要配合,而是想要逃出(主流時尚)。”

 

“我想要設計前所未有的衣服。我不想製作和自己過往相似的衣服。”

 

 

1996年,"BODY MEETS DRESS"系列發布時,鐘樓怪人般的衣服引起譁然。該系列試圖表現肉體和衣服的對抗與融合,遠遠領先時代的設計,其實不只外界,連身邊的工作夥伴也不能理解。回憶當時,川久保玲說:

 

“即使在公司內部,展示給參與製作以外的工作人員時,大家都沉默不語。雖然我請他們好歹說句話,但其實感到十分孤獨。”

 

 

“我想縫製恐怖的服裝。”

 

 

:您設計的目的是什麼呢?

 

:為了自由存在。

-1997訪談,〈新身體創造新衣服〉

 

 

“衣服終究是供人穿著的物品,僅是穿者生活中的一部分而已……可是,重要的是設計師是自由的,不受任何價值觀的影響,也希望穿者能夠共有這個價值觀。”

 

 

“我喜歡黑色,覺得這是屬於自己的顏色,所以一直以來都選用黑色。可是,選用黑色就是嶄新,選用黑色就容易銷售,每個人都選用黑色的話,就再也沒有意義了。在精神層面上,黑色是很強烈的顏色,具有前衛性,所以我很喜歡。但如果失去這些意義,我只好割捨。而且任何人對黑色都產生了抗拒。”

 


 

 

川久保玲的話很精簡,但每一句話都是經典。

 

你可能也有興趣的文章:

暗黑科技感穿搭! 《攻殼機動隊》電影掀起了 Cyberpunk 賽博龐克風格話題!

「軍綠,是男生衣櫃裡的第二種黑」今年最受男生歡迎顏色,看達人如何從頭到腳搭配給你看!

居然還能這樣穿? Gregory Robert 的粉色潮流,讓人一眼就能記住你

 

穿搭、彩妝、旅遊美照 IG TAG #我是搭黨 #IamDappeiest 就有機會登上 Dappei 官方 IG (@Dappei_tw) 或網站文章唷!

 

文字編輯:Elanor / (未標示圖片來源為:dezeenidolmagsennatus

如果您對文章有任何問題,請來信私訊,我們會盡快為您處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