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雅文,一個來自香港的前偶像團體成員,因為喜歡台灣,放下香港的一切留在這裡,最後還與在地的台灣男子開始了一段美好婚姻,這一切的故事看似童話一般,但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卻有著許多外人不為道的歷程,而這一切都寫在蔣雅文的新書《圖文不符》裡。

 

 

從人氣歌手到人妻作家,蔣雅文寫下一本關於她的書

圖是形象,文則是代表蔣雅文本身,除了字面上的意義「圖文不符」,這本書更是蔣雅文赤裸地自剖、推翻城牆,願意讓喜愛她的人一探她的真實世界,究竟什麼樣的童年造就了現在的蔣雅文,什麼樣的契機讓她甘願卸下明星光環到台灣花蓮開一間小店?

 

Dappei 為你專訪到這位新銳作家 蔣雅文。

 

 

YA Wen

生於香港,曾是英皇娛樂旗下歌手 Mandy,為女子偶像團體 3T 組合成員。離開香港後,在台灣開設自己的店「Little Secret」,歇業後開設服裝品牌「Kōgōsei」與花蓮 Zakka 選店「心地日常」。2015 年與淺野經雄 社長結婚,並共同經營一家服飾店,名為「Ferment Store」。

 

 

Q:書名《圖文不符》對妳的意義是什麼?

書名《圖文不符》這四個字真的就是望文生義,他的圖和文乍看是沒有什麼關聯的,不過卻是在同一個時空裡一起完成的,我在台南兩個月的時間寫這本書,照片也是在那時生活時把它記錄下來的畫面,所以兩者的情緒、節奏、氛圍都有某種程度上的協調。

 

另外一個比較深層的意義,《圖文不符》的圖就是象徵影像、形象,而文就是代表我自己,很多人一開始認識我是從影視上,對我的印象就是我的長相,但他們並不一定真的知道真正的蔣雅文,所以這本書就是有點想把這點反差重新結合。

 

Q:什麼樣的契機下決定寫出這樣一本《圖文不符》?

對我來說我不是一個很會計畫的人,我以前不知道怎麼形容我的生活風格,但現在我可以說就像 Pokemon Go 一樣,就是走在路上可能「碰!」出現了一隻怪獸,而我就是會把握機會把他捉到手的人,所以我覺得我一路上沒有鋪陳很多,但我是很會把握機會的人。

 

剛好有一個出版社他有個提議邀你寫一本關於你成長經歷的書,我想這某個程度也是一種認同,因此我也就欣然挑戰看看!

 

 

Q:書裡的內容是以前就累積下來的,還是有了出版計劃後才寫的?

是為了這本書之後才寫的,但我覺得有趣的地方在於我原本就一直覺得自己成長沒有太多內容吧,日常很少有動機去回憶過往,但開始動筆寫這本書後,我就會一直往記憶去翻從小到大一些悲喜夾雜的事,我就發現到原來很多發生過的事情你以為你已經忘記但其實還在腦袋裡的故事,我覺得這本書對我來說就像是給我一個機會檢視自己的人生,而且現在紙本越來越少,作爲一個八零年代出生的人,能夠擁有一本屬於自己的書,也是對於自己存在過這個世界的很好的紀念。

 

Q:這本書最喜歡的章節是哪段?你希望帶給讀者的是什麼?

這本書有很多我童年的部分,我覺得每個人成年後個性的養成很多時候仰賴童年時的經歷,可能是你的家人在那時種了種子,跟著你長大發芽,顯現得更具體。所以我覺得同年造就了現在的我,所以書裡一半描寫我的童年和讀書時期,可能很多人比較感興趣的是我在演藝圈裡看到的,或者是我來台灣之後的等等,但我還是希望能夠呈現的是這部份的自己。

 

Q:從 Mandy  變成蔣雅文、從演藝圈毅然決然退出回歸樸實生活,在書中其實屢次都有提到對演藝圈的不適應,但什麼是讓妳決定實踐此事的關鍵?

我覺得沒有什麼關鍵或者轉捩點,應該說我本來就把演藝工作當作是短期性的、不是終身職業,我就像是在一家不錯的大公司打工,可能過一陣子就會想轉行的念頭。當然很多人對於演藝圈努力達成目標我是很敬佩他們,只是我覺得可能自己的熱情不在這裡,往往力不從心,我覺得在自己還有足夠時間的時候,就覺得好好把握剩下的青春。

 

 

Q:書中有一兩篇特別介紹了妹妹-蔣雅詩,也曾說過妹妹是你的靈感繆思,那麼妹妹對於雅文的生活有些什麼影響?

因為我跟妹妹年紀差了九歲,我對她來說可能不只是一個姊姊,更像是一個長輩,像她以前唸書的時候,家長日、監護人都是我出席的,所以青春期、叛逆期呀、對人生的迷惘,我就很像她的導師,可是我們兩個又瘋得很像智障一樣。

 

我妹妹是上天給我的禮物,因為我其實是個蠻內向的人,但我妹完全相反相當的外放,但我覺得自從他出現以後我的人生開闊了許多,後來她也來了台灣,我覺得這也是我們感情更進一步的關鍵。

 

Q:雅文有經營一個 Fanpage-J.Y.W ,分享許多旅遊的照片,去過了這麼多國家,最喜歡哪個國家?

日本吧,因為日本真的是一陣子不去就會心癢癢的國家,而且成本也不會說很高,而北歐則是會想一輩子一定要去一次,但去過之後就不一定還會想要再去很多次。所以喜歡生活方式,我是覺得日本是每一次去都很順暢、很賞心悅目。

 

而北歐就是帶比較多冒險的感覺,可能隨時都要有準備要改行程,而且在那裡會有一種來不同世界的抽離感,是很美但有時候很迷惘,但那種迷惘是開心的,好像可以把原本現實世界的壓力都放開一樣。

 

▲手上的智慧型手環是雅文的新寵,可以窺見自己的心率指數與睡眠狀態,擁有具有時尚感的外觀設計。

 

Q:從香港到台灣,覺得生活在兩個地方給妳什麼樣的感覺?或者也可細分妳覺得香港、台北、花蓮這三地的生活風格有什麼不同?

如果說最喜歡、最適合生活我覺得還是花蓮,當時有個契機是聊到台灣最適合退休的地方大家都說花東,我就在想如何那裡真的是這麼適合生活的地方,為什麼要等到我自己老了才過去,所以就以一個養病的心情和藉口(笑),在那裡住了兩年多。

 

後來是因為和社長結婚了,因為結婚之後就會有兩人新生活的計畫,就搬到台北來,而我花蓮的地方就把我爸媽來台灣接手,在那感受退休生活。

 

至於香港,我已經離開八年多了,錯過太多事情,覺得現在沒資格去評斷在那邊的生活,當然還是希望他們可以熬過來這幾年的風風雨雨,因為我相信香港人是一個很強悍的民族,因為從小就在一個很競爭的環境長大,即使在逆境也不會輕易被打壓。

 

Q:書中有幾篇是關於雅文的愛情故事,每個故事的深刻程度都像是能拍成不同的電影,那麼你自己的愛情觀有分別受了什麼電影影響嗎?

我覺得自己好像比較缺乏少女心,我跟社長剛好也都是比較務實的個性,所以對愛情也沒有特別的憧憬,我知道電影裡面有哪些是渲染過的,但如果真的愛情電影會讓我有共鳴的應該是《Closer》吧,因為我覺得太多電影在表現愛的美好,但愛情有很多部分是苦澀、是嫉妒心的,但就是擁有那些才會完整,才會是真實的人生。

 

Q:書中有提到雅文是因為設計服飾的關係遇到現在的另一半-社長,而兩人也共同開設了服飾店、選品店,對於服飾設計兩人有什麼共同的想法?未來有什麼計畫?

現在我父母幫我經營的雜貨店——「心地日常」,年底的時候可能會在台北赤峰街再開一間分店,這就是屬於我和妹妹的,到時剛好赤峰街上就會有兩間我的店,一邊是屬於跟老公的、一邊則是跟家人的,這對我來說剛好也是最好的平衡。

 

Q:最後,請幫我介紹一下今日穿搭的想法?

 

 

其實今天的穿搭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剛好最近正在搬家,東西還沒整理好,前一天就和社長兩個人從已經開箱的東西中找出可以搭配的服裝,剛好我們的風格都很像,都喜歡比較多層次的日系服飾,一些藍染的服裝搭草帽,雖然走在路上常常被誤認是日本人(笑),但是單品的感覺都很類似的話,很容易就能拼湊成同一種味道。

 

單品細節:

 

Dappei 結語

聽見雅文以 Pokemon Go 來比喻自己的生活方式,實在是非常有趣,的確人生有的時候不知道會遇見什麼,如果真的看見了想要的,能不能放手一切去捉住機會也是一門課題。不過也如同書上所寫的「管它的遊戲規則,管它的成功定義長什麼樣子。我的人生,我說了算。」

 

 

了解更多蔣雅文

更多她的穿搭

Facebook

Instagra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