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偶像 Jane Birkin 與創作才子 Serge Gainsbourg 的戀情被世人傳唱已久,至今依然如傳奇般,在你我心底留下一段對愛情的嚮往。她與他的故事相信大家都不陌生,縱然 Serge 於二十五年前驟然離世,而 Jane 近年也投入於慈善事業,但每每提起螢光幕前的最佳情侶,腦海中依然浮現兩人的身影;那首《Je t’aime… moi non plus》的呢喃呻吟繚繞於耳,濃稠的字句傳達著熱戀中的戀人赤裸而細膩的情感。然而不為世人所知的,兩人戀情的萌芽與發展,Jane Birkin 的兄長 Andrew Birkin 扮演著極為關鍵的角色。

 

 

相較於 Jane 的演藝事業,Andrew Birkin 似乎在亞洲不那麼為眾人所知;但他在電影與戲劇的表現並不亞於 Jane,只是他隱身於幕後。Andrew 是一位著名的劇作家,皇家電視學會獎、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以及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等等獎項,便能看出業界對他的強烈肯定。這次我們便從 TASCHEN 出版社近期出版的《Jane & Serge: A Family Album》攝影集,透過 Andrew Birkin 的鏡頭與回憶書寫,回味 Jane 與 Serge 的美麗愛情。

 

 

時間回溯至 1968 年。那年 Andrew 到了法國幫導演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從事電影《拿破崙》(Napoleon)的勘景工作,與妹妹 Jane 一起住在巴黎小旅館裡。他倆於此同時結識了法國流行樂教父 Serge Gainsbourg—初始,Serge 不明就裡,還誤以為 Andrew 是 Jane 的男友。令人意外與別有意思的是,Jane 與 Serge 並非世人所認為的一見鍾情。當 Jane 第一次見到即將在電影中合作的對象 Serge 時,忍不住跟哥哥 Andrew 抱怨道:「他真是個爛咖,不但傲慢無禮,而且根本瞧不起我!」反倒是 Andrew,第一眼就喜歡上 Serge 的性格!

 

 

Andrew 安排某個星期四拍攝電影《拿破崙》場景杜樂麗宮(Tuileries Palace),好給老闆史丹利.庫柏力克有個交代。但在拍攝的前一天晚上,Andrew 被 Serge 拉到一間滿是俄羅斯人的夜店裡,自我放逐般地狂飲香檳、伏特加,可想而知,結果當然是隔天什麼也沒拍。等到了星期五,Andrew 還在電話中裝作沒事,他告訴庫柏力克說:「已經拍了、拍了,很棒!我晚上就把照片給你看。」 一掛完電話,他快馬加鞭地衝到現場想要臨時抱佛腳,結果現場只看到杜樂麗花園,而答應導演要拍攝的宮殿,其實早在 1871 年就被燒毀了。

 

這段有趣卻鮮為人知的插曲,成了 Birkin 兄妹與 Serge 相識至熟識的轉捩點;而接下來的Jane 與 Serge 戀情的發展便廣為人知。比起在工作時所拍攝中規中矩又無趣的題材照片,Andrew 看著 Serge 與 Jane 雖然相差 18 歲,卻是那麼契合,讓人耳目一新—儘管一開始他想拍的其實是 Serge,因為他極度欣賞 Serge 的性格,鏡頭前的他是如此的有個人魅力!Andrew 被這對神仙眷侶間強烈的羈絆深深吸引而著迷,在兩人相戀的十幾年間,Andrew 瘋狂地拍攝成千上萬張照片。

 

 

電影《拿破崙》跟 Serge Gainsbourg 的相片,彷彿是兩條不相干的平行線;令人意外地,在三十年後竟然同時又重現於世人面前。當 Andrew 與 TASCHEN 的編輯 Alison Castle(本書編輯)一起整理《Stanley Kubrick’s Napoleon:The Greatest Movie Never Made》一書的資料時,卻不斷出現 Jane 與 Serge 的身影—當時 Andrew為了《拿破崙》跑遍了全法國,膠捲裡不僅有著楓丹白露宮與凡爾賽宮,更多的是他們兩人的照片。

 

 

照片裡的 Jane 與 Serge,迥異於我們自報刊媒體所認識的兩人,Andrew 從不以攝影師的身分來拍攝鏡頭前的這對戀人;這些幾乎從未發表過、原為私密的家庭生活照畫面,褪去外人眼中的神話,闡述著愛情與親情裡平凡卻迷人的片段。Andrew 以一個極為親密的視角,如同你我用相機記錄著自己生活裡所愛的家人與好友,那麼自在又真誠;它讓我們看見的,是一個深愛妹妹的哥哥,記錄了可能是她生命的所有一切:妹妹的愛人、小孩、親友。鏡頭之前或背後,畫面之內或之外的故事,戀人的親暱與家人的溫暖滿溢。照片裡他們三人間的情感,如此真摯赤裸且表露無遺。

 

 

儘管後來因為 Serge 嚴重的酗酒問題,最後與 Jane 走上離異一途,而 Jane 在之後旋即步入另一段婚姻,但他們雙方還是牽繫著彼此,給予彼此溫暖的支持。1991 年,Serge 撒手塵寰,Jane 陷溺無底洞般的悲傷,她把從小最珍愛的猴子玩偶放入 Serge 的棺木裡,宛如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也隨之飄逝而去。

 

 

這本在 1963 年到 1979 年間拍攝的一百六十幀照片裡,Andrew 記錄了妹妹 Jane 從女孩蛻變為女人、而後成為母親的動人樣貌,以及對影響自己至深的 Serge—或者,我們也可以放恣地說:Andrew 藉著《Jane & Serge: A Family Album》攝影集記錄了一段超越世代的絢麗愛情。

 

Jane & Serge: A Family Album
Photography Book by Andrew Birkin
想了解更多,請瀏覽 Artland Bookstore 亞典書店網站或 FB

 

文 / Artland Bookstore

Photography/ Chaica

免責聲明:圖文由 Polysh 意授權提供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