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霸凌,成為這幾年相當熱門的一個議題,但其實霸凌一直都存在,網路只是加速霸凌的工具,不當的言語才是真正傷害人的武器。反對霸凌,並不是說每個人都是玻璃心不容置喙,而是要求每一句的批判都應該要言之有物,而非無的放矢。

 

Chanel 2015 春夏時裝秀就曾將抗議標語搬上時裝秀上,呼籲人們重視時尚背後的議題。(圖片來源

 

我們的成長經驗裡,教育往往只關心考試會考的,我們的美學、我們的價值觀往往都是在社會中學習的,也因此我們繳了很多學費、受了很多傷害。Dappei 這回列出了十句潛藏歧視意象的穿搭與外表上的批評,希望從今以後有更多的人不會輕易把這些惡言惡語說出口,無意間讓更多人受到傷害!

 

 

性別歧視

厭女情結 Misogyny,在父權主流下,女性被視作第二性,擁有較低的階級地位。男性為了維護自己的霸權,對於任何被女性化的都視作貶意,這不僅是對女性,也是對擁有陰柔氣質的生理男性成為一種壓迫。厭女情結是一種普遍社會現象,人人都可能參與這壓迫的一份子,不分性別也不分性向。

 

1.“你這樣穿很娘!”

點評:被說娘又怎麼了嗎?娘什麼娘,老子都不老子了!

 

當被說娘(陰柔氣質)成為一種批評,代表男性被貼上女性化的標籤是一種羞恥、被當作女生是一種侮辱。其實這是潛意識裡默默被植入對於女性的不尊重。

 

也許你會試著反駁女生也會被說穿得很 MAN 也會生氣,但以比例原則來看,並不是所有的女性被男性化都會覺得不舒服,甚至有的會自稱「哥」、「爺」藉此拉抬自己的權力地位。

 

況且溯及其源,女性穿得很 MAN,從八零年代就有紀錄,女裝開始往男裝方向靠攏,例如讓自己身形看來魁武的墊肩、西裝褲裝、龐畢度頭等等,其實也是性別權力不均下的結果,女性只得用外觀來證明男性的工作自己同樣能夠勝任。

 

Will Smith 兒子 Jaden Smith 拍攝 2016 LV 女裝廣告(圖片來源

 

2.“你這樣穿很 GAY!”

點評:你不知道時尚的世界幾乎都是被 GAY 和女人統治嗎? 

 

和第一點一樣,當一個族群(GAY / 同志 / 酷兒),成為了一種貶義的形容詞,代表著潛意識裡對於這個族群的負面評價。

 

男性霸權害怕自己成為女人,更怕自己變成被男人所擁有的女人。儘管女性也有不少人會對穿著外表被形容成女同志感到不滿,但是社會上更多的是男性因為被形容成同志,而覺得被羞辱,甚至要拍桌翻臉。恐同,就是男性將被侵入的恐懼轉化成一種憤怒。

 

事實上在時尚圈裡有許多意見領袖都是同志,甚至有人說,不是 Gay 就成不了頂級設計師,同志名單一列都是大牌:John Galliano、Tom Ford 、Christian Dior、Marc Jacobs、Karl Lagerfeld、Hedi Slimane。

 

▲蔣家後裔蔣友柏與新科立委林昶佐皆為長髮。(圖片來源:Freddy Lim 林昶佐

 

3.“頭髮留得比女人還長,心理不正常!”

點評:演員黃河、籃球國手曾文鼎、馬總統女婿蔡沛然表示:........。

 

過去甚至到現在,在保守派的父權者心中,不只留長髮不正常,男性只要從事會被聯想到女性的行為都被視作不正常:用粉紅色、保養化妝、戴耳環、穿著窄褲緊身褲、穿著裙子、不能哭、不能軟弱、護士、家管、縫紉等等。

 

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女孩子也是?

 

以前教育對於性別刻板印象就是兩性,男女有別,導致我們對於性別的想像相當扁平狹窄,但是現在社會對於性別不再二分法,依據其生理性別、心理認同和性向畫作一片光譜,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無性戀......分門別類已成徒勞,也因此尊重個體差異相當重要,即使可以生理上都是男生,但不見得男生只能有一種模樣。

 

先前就因為穿女裝外出引起討論的的威爾史密斯兒子 傑登史密斯,最近更是為 LV 2016 春夏女裝拍攝廣告片,惹來保守人士批評。男生只能穿男裝、女生穿女裝?其實衣服就是衣服,只有分穿得下和穿不下,其他都是人們外加給他的框架。就像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女生也是,其實所謂的男女生該有的樣子都是被教育而來的,引用一句哲學家西蒙波娃的話:「女人,不是天生而為女人」。

 

▲蔡英文競選廣告裡以台南女中朝會集體脫裙抗議為題材,現在年輕世代已經體認到要尊重各性別的選擇,女性並不一定要穿裙子,也不是為了服務男性的視覺。

 

4. “穿得這麼露一定很騷!”

點評:就算騷又怎麼樣?我可以騷,你不能擾!

 

去年初一股從冰島發起的 Free The Nipple 乳頭解放運動,成為全球相當熱門的議題,喚起大眾對於女性身體自主權的思考。英國女演員綺拉奈特莉就曾發表一組上空照片聲援女權,她說:「女人的身體就是戰場!」。的確,女人的身體過去往往被伴侶或家長視為所有物,沒有被允許下是不得露出的,經過好幾代的驚世駭俗才能享有和男性一樣的權利。不管露不露和騷不騷是否真的有關連,更重要的是,這都輪不到其他人批評,「我可以騷,你不能擾!」

 

 

▲綺拉奈特莉拒絕自己身體為男性的視覺服務,赤裸的展露,並聲明不要修圖。圖片來源

 

階級歧視

階級指的是「貧富、身分、財產、知識水準高低、職位區隔」,將人的外表品味形容成並非專注在穿著領域的族群,藉此來達到批評的效果,對於這些族群來說實在是「躺著也中槍」,也透露出批評者自身的階級傲慢、無知和刻板印象。

 

5.“穿這樣好像農夫 / 工人 / 街友 / 牛郎 / 酒店小姐 / 南部鄉下來的 / 刺青這麼多好像流氓”

點評:你不知道其實很多風格流行也都會從這些階級們找到靈感嗎?

 

收起你的傲慢吧!事實上在時尚霸權的歐美裡,獵裝、工裝、鄉村等等元素早已是時裝設計師們的繆思來源;而 60 年代的嬉皮、波西米亞更是存在於一群 Homeless 。刺青如今也是被視作身體自主權的延伸,自己的身體應該由自己評價。

 

▲台灣設計品牌 SYNDRO 也常以工裝、鄉村、軍裝作為設計靈感。(圖為 2014 春夏系列)

 

種族歧視

提到種族一般人大概只會想到白人欺負黑人,台灣不會發生。事實上台灣人對種族的歧見也受階級意識影響,常有些錯誤的刻板印象。由於歐美白種人長期佔有文化霸權地位,就連時尚產業也是,很容易潛意識就覺得外國人等於歐美人、白種人就是比較高級。台灣一直以來都是個被殖民的國家,對於自己的身份認同相當混亂,也因此也總有人經由壓迫社經地位較差的國家人民來獲得優越感

 

6. “皮膚這麼黑好像泰勞、穿得好俗好像越南新娘”

點評:事實上泰國已經是亞洲的時尚設計大國之一,薪資水平也比台灣進步許多。

 

還在以刻板印象中對族群的外形特徵或者文化水平來作為對他人外型的批評嗎?不免對你的國際觀感到汗顏。這是種族,是階級,也有著性別問題,無論是菲傭、泰勞或是泰國人妖、越南新娘都是歧視下的結果,現在都盡量以政治正確的外籍移工、外籍配偶或新住民來稱呼。

 

▲泰國 2015 曼谷時裝週(圖片來源

 

7. “你這樣穿很台(相反:輪廓好深好像混血兒好美)”

點評:我就是愛台灣不行嗎?

 

當台灣變成一種負面形容;當歐美臉孔變成一種稱讚,這也是對本土的文化沒自信的潛意識作祟。當然時尚的主流審美觀掌握在歐美霸權裡,但也無須因此對自己感到自卑或者貶抑自身。亞洲各國正逐漸走出自己風格面貌,無論日系、韓風,期盼有朝一日被說很台也能成為一種稱讚。

 

身心障礙與罕病侮辱

以他人的缺陷、障礙或病理作為一種批評的標籤,無疑是一種完全沒有同理心的表現。

 

 

8. “穿這樣好像喜憨 / 戴墨鏡像蕭煌奇 / 戴毛帽像癌症病患”

點評:你有想過這些障礙者和他們家屬的心情嗎?沒有!因為你只想到你自己!

 

去年 FB 社群上曾經舉辦過「一句話觸怒障礙者大賽」,與以上相似的句子大致都榜上有名,你大概不能想像這些弱勢者為了適應社會主流做了多少努力,只為了不招致太多異樣眼光,如果有人仍然用異樣的眼光把這些外型特徵作為標籤貼在他人身上,以他們的缺陷障礙作為嘲笑的工具,其實這些人才真的是該被批評。

 

主流審美壓迫

高、瘦、男性肌肉線條、女性前凸後翹、輪廓深邃、大眼、瓜子臉、山根挺等等,我們被主流媒體所教導的主流審美觀,正在摧毀每個人的獨特性,也正在對於那些非主流審美身形的人產生一種競爭下的壓迫。

 

9.“這麼胖還敢露、這麼矮還穿平底鞋。”

點評:胖歸胖,但我胖得很開心啊!

 

人們對美的追求沒有錯,但不見得要對於那些主流下「不美的」提出批評。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變成胖的人和矮的人才是帥氣與美麗的標準,也許就能感受到那種天生非所願的無奈。

 

10. 假奶、假鼻、抽脂等等任何與整形有關的批評。

點評:假的又輪得到你批評嗎?我的身體我作主!

 

整形、體塑、醫學美容都是為了讓自己更接近主流審美觀一點,也許換個角度想,這也是主流審美觀不斷逼使人放棄原來的自我,為了更接近美的標準才能產生自信。如果不把每個整形者當作是受迫害者,整形也能視作身體自主權的延伸,就像燙髮、染髮、穿孔、刺青一樣,又輪得到外人批評?

 

也許有的人會說整形沒有不好,大方承認就好,但是現今的社會仍然把整型視作洪水猛獸,污名化不停止,公開坦承又怎麼不會對自己造成傷害?再者,坦不坦承都是個人的選擇權利,沒有人有資格要求誰應該要走出櫃子。

 

▲總是因為外表被人惡毒批評為蛇精男的劉梓晨,近期自己 PO 出一張用尖下巴為子瑜討公道的照片,受到網友正面的討論。

 

Dappei 結語

帶有歧視的人往往很難有自覺自己正在歧視,唯有保持「謙卑、謙卑、再謙卑」,不把自己的意見想得過於準確,也不用強烈的措辭來對他人的穿著和外型提供意見,多一點正面的回饋與具體的改善方法,才是達到良好溝通的不二法門!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