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尚產業的龐大規模與快速步調,每年自設計學院畢業的服裝設計新銳輩出;而其中各大城市的名校畢業生競爭更是激烈,作品能真正被看見的卻是少之又少。紐約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今年的 MFA 畢業生,幾乎都聰明地使用鮮豔分明的大面積色塊與亮面特殊材質於作品之中,不規則的輪廓設計和大膽的特殊剪裁,成功吸引許多媒體與觀眾的目光。然而其中有位學生的作品,在一片斑斕奪目與標新立異下顯得格外內斂,細膩而不譁眾取寵,細節中更藏著深厚的西服手工底蘊—他是來自台灣的服裝設計師李世焄(Lee Shih Hsun),不折不扣的西裝控。

 

Photography/ Jae Foo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畢業於實踐大學服裝設計學系,大學時期的李世焄在課業上就已經表現得相當優異,連年獲頒校內服裝週競賽獎項外,也曾以絕美的手工針織西裝作品獲得 2010 年的名古屋服裝競賽入圍賞;大學畢業服完兵役之後,順利獲得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全額獎學金補助,遠赴紐約攻讀服裝設計 MFA 學位,並於今年九月的紐約時裝周期間發表他的畢業作品。這次我們與他一起聊聊,走進西服製作工藝的契機,以及這次受好評的畢業作品。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你的作品多半都以西裝為主,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我一直以來都對男士穿著傳統西服很著迷,喜歡上西服其實也可以說是不經意的。男士穿上符合自己的版型跟上好的布料,總是能讓人改頭換面—那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當我還在實踐大學念基礎的服裝構成製作課時,我就被版型構成跟製作的繁複工序所吸引;我會花很多時間把一個作業做到完美,有時不得不重做好多次,直到做出自己滿意的成果,便很有成就感,就是個工作狂。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真正開始對西服有興趣,應該是從大二做了一組系列開始。那是個處於什麼都想試試的時期,我做了男裝和女裝,很多不同款式的衣服,對系列感的掌握能力還沒有很成熟。過了一陣子後,我回頭看那個系列的作品—其中我做了一件男士西服,黑色、綠色跟咖啡色的毛料拼接上飾有手工布製娃娃感的森林景象—我發現那個 look 是自己那系列裡最喜歡的作品。所以在一年後、大三的設計製作時,我挑戰自己做一個全西裝的系列。我想那個系列才真的是我學做西服的開始。

 

Photography/ Jae Foo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我在實踐主要學的是女裝,而女裝西服的版型製作和男裝西服的版型製作不太一樣。我還記得,那時拿著老師給我的日本文化服裝學院的男裝版型教材,上面全部是日文,看著教材紹男裝袖子密密麻麻的弧線、對合記號,我完全不知道怎麼打起。完全沒有概念的我,就卯起來打了很多個袖子版,發揮實驗精神,每打一次版,就故意將某一條線畫得特別的長,想知道每一條線在這個版型裡的含義、分別是控制袖子的哪個圍度。最後,我終於打出自己心裡想要的西裝版型,而這組西裝作品也獲得很大的迴響,我便默默地在心裡許下成為西服師傅的願景。

 

Photography/ Jae Foo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你過去的西裝作品總是能在材質的選用上讓大家相當驚艷,這次也不例外,且多了一分很特殊的氣質。你自己覺得這個新的系列和以往最不同之處在於?

過去的我總是依賴著使用不同於傳統的材質為構想去做設計,這次我反而是以西服為靈感來源,用最傳統的西裝布料及手工藝來重新詮釋西服。一直以來我專注在西服製作的領域,自己的作品也總是以西服作為出發點。然而缺乏西服製作能力的我,往往需要靠創意的材質重新詮釋西服給人的刻板印象,或是利用別人完全不會想到的材質去做西服,讓別人覺得原來西服可以有這種質感。我去日本名古屋參加比賽時,製作了手工編織的毛衣西服,而後在實踐大學畢業設計製作時的尼龍織帶西服,都算是在這樣的思考下出發延伸的作品。

 

Photography/ Hao Nguye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結束實踐的學業、退兵役後,我進了一家傳統西服店當實習生,體驗幾個月的學徒生活。在那短短的幾個月裡,我見識真正老師傅的手藝與製作技巧,眼界大開。從那時起,我就一直很想把在西服店的這段學習時光當作概念,做成一組作品。老實說一開始掙扎很久,總覺得自己不可能達到這樣的目標。直到某次在研究所上課的時候,我突發奇想用西服布料去做像手工拼布、像是 Nike 勾勾標誌。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為了呈現像熱轉印的 Logo 的平面感,我在布料的控制、對布紋的處理格外謹慎,整個製作過程重頭至尾可說是手工西服製作的一個縮影。而在做完那個 Logo 小樣的時候,我當下的反應是「就是這個!這就是我在找的感覺!」一種舊與新的結合,加上其中強調「對花」的工法,更代表西服工藝裡,對於做工講究的一種詮釋。若不是過去曾在西服店當過學徒,我根本不覺得這是個做得出來的細節。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能與我們談談這個系列的布料製作過程和技巧嗎?

我在許多原本的布料上,使用同樣的布縫上第二層或第三層圖案—因為要強調手工西服對於手工的講究。這些圖案我刻意選擇「布花」的形式,這樣的形式需要更精準的製作技巧,來呈現這些具重複性的圖案。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製作布料前,我需要先將衣服的版型準備好,並預先想好圖案需要被放置的位置,這過程是需要很長的時間考慮,像是圖案的大小比例應該如何?怎樣的圖案配置對未來製作會造成比較小的影響?怎樣排花紋在對到後會比較好看?因為一旦手縫下去,就很難再更改,也不會有時間重做,所以花大量時間仔細考量這些問題是必須的。決定好縫布花的位置後,先用「線釘」在裁片上做上記號,這樣子位置才不會跑掉。然後要先將第二層的材料準備好,要將布的紋路對到,做要做的圖案的記號,剪下來,先用熨斗或是用疏縫線控制形狀,疏縫上第一層再用細針腳把兩層縫在一起。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這個系列不僅看起來就特別費工,甚至還很費布。相信你已經是紐約各家西裝布料行的 VIP 吧!

這次使用的布料大部分是在布魯克林的 Tip Top fine suiting fabrics —一間專門做男裝毛料批發的店購入。它的價位比起在曼哈頓 Midtown 的店家便宜很多,選項也很豐富。但還是有些布我在那買不到,像是系列中的駝色 Cashmere 大衣料,就是真的咬牙在 Midtown 男裝布料店 Beckenstein 買下的超貴布料。

 

.那想必在布料的選用上也是經過縝密考量。請與我們談談這個系列著手挑選布料的基準。

這個系列的布料用的大部分是西裝布料,我刻意選用多種不同感覺、但都是西服店常用的布料為主。像是藏青色的細條子布(pin stripe)、稍微粗一點的咖啡色條子布(chalk stripe)、多種經典格紋布(Glenn check、Tartan)、駝色 Cashmere 大衣料,以及人字紋毛呢(Herringbone),這些都是男裝裡經常可見的布料。男士在選擇布料訂做西服時也有一定的考量。例如細條紋製的西裝是在工作場合常見的選擇;人字紋毛呢則是拿來作比較休閒的運動外套(Sport Jacket)為主;黑色素面的西裝布搭配黑色緞面布則是經典的晚禮服(Tuxedo)表徵。

 

藏青色的細條子布(pin stripe)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咖啡色條子布(chalk stripe)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多種經典格紋布(Glenn check、Tarta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多種經典格紋布(Glenn check、Tarta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駝色 Cashmere 大衣料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人字紋毛呢(Herringbone)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這些社會對男士打扮的規範對這次的系列非常的重要。一套西服是由成套的西服布料製成的兩件式(即外套加褲裝)或三件式套裝(外套、褲裝外再加上一件西服背心),並且穿著與之搭配的襯衫,領帶與其他配件來做變化。在這樣的西服語彙下,我利用男士襯衫布料作為這系列的內搭款式,搭配由男士領帶布料製成的頸圈和戒指做成的飾品,都成了架構此系列不可或缺的元素。

 

Photography/ Hao Nguye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Photography/ Hao Nguyen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每次的系列都不難看出你在西裝領域上,一次又一次的自我突破。那麼這次的系列又帶給你什麼樣的全新挑戰?

其實在創作這個系列的過程中,我認為最大的挑戰是時間。我總是被花時間製作的細節吸引,不管是有著繁複的珠縫,還是刺繡的高級訂製服系列,常常都能讓我眼睛為之一亮;比起直接買得到的布料,能夠創造出自己專有的布料是一件很特別的事,更有著另一種溫度。

 

Photography/ Jae Foo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Photography/ Jae Foo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這次的系列光是從設計完成到開始製作,就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每一件單品的布料至少都需要一到兩個月,且每天 至少 8 小時的製作不等,最費工的一套光是製作布料就花將近三個月的時間。逼近學校要繳交作品的時間點時,所有的同學都完成了 5 到 7 套,我才完成 1 套。在這樣龐大的時間壓力下,我必須做好時間規劃,因應時間跟製作進度,適量去做設計上的修改。

 

Photography/ Jae Foo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Photography/ Jae Foo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恭喜你如期地完成了這麼棒的畢業製作!對於畢業後有什麼打算嗎?

現在先留在紐約看有沒有什麼機會發展,希望可以進入一些國際品牌,實際參與服裝設計產業,也不排除回台灣繼續當西服學徒,增進自己的手工製作實力。對於未來,我其實還沒有太大的計劃,也曾想過開一間屬於年輕人的西服訂做店,把這個產業的精神與工藝繼續傳承下去。

 

Image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想了解更多,請瀏覽李世焄網站 或 Instagram

 

文 / RBK

All Images Courtesy of Lee Shih Hsun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