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與春風交織成無數詩人筆下的人間四月天,在這般是愛,是暖,是希望的燦陽烘托下,石知田像是從淡鹽日系濾鏡走出來那樣的現身。

 

在訪談之前,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樣,以為石知田像那種跟他說話會緊張到窒息的男神學長,但訪談過後,發現原來他是班上那個,可以把你捉弄到氣噗噗但其實心裡笑得花枝亂顫的臭男生,嘴上罵他討厭鬼,但還是覺得他太有趣,每天都忍不住想跟他玩。

 

出道多年,石知田演過不少紮實強片,也絕非虛有其表,而是顏值跟演技成正比的實力派,即便如此,大家似乎總不自覺地將他歸類到文青組,但近來石知田首度征戰 BL 劇《第二名的逆襲》而備受矚目,收視與人氣雙收,在欲上映的電影《靈語》演員名單也沒有缺席,更即將現身於盛夏播出的迷你劇集《池塘怪談》演出耍帥屁孩,把觸角延伸到荒誕喜劇。每一次的角色都讓石知田的輪廓更清晰,翻開他背後的營養成分標示,文青可不是唯一!

 

可以文藝也能綜藝,BL 劇、荒誕喜劇小意思,代言彩妝也沒問題,對於財富自由有撇步,大學喜歡當穿搭怪咖,「隱藏版石知田」的配方比你想像得更營養豐富!

 

 

▎首度征戰 BL 劇,更把觸角延伸到荒誕喜劇

D:《池塘怪談》慢慢釋出宣傳,雖然還不能劇透,但能不能聊聊這次是個什麼樣的角色?

田:這次的角色是一個憨直、愛耍帥,不是那麼聰明的屁孩高中生,雖然是團體的  leader,但不是那種智慧型的 leader,比較像直線型的那種,就是「阿我們就是這樣啦!」這種。

 

D:那他跟你以往的演出來說,有什麼不一樣或是突破嗎?

田:我覺得這次角色好玩的地方是他有著怪異的幽默感,導演有加入一點好笑的元素,我滿開心的也滿喜歡的。

 

D:你演的角色好像情緒都很重欸?只有《極樂宿舍》那個比較不會。

田:對啊,所以其實很希望有喜劇找我演,我覺得我幽默而且節奏感很好,應該算滿會演喜劇的!(圖源

 

 

D:《池塘怪談》是集結懸疑驚悚、荒誕喜劇的複合式影集,很好奇是哪種類型的荒謬呢?這部片核心理念想傳達什麼?

田:比較類似那種,不是刻意的搞笑,但這種事發生在現實你會覺得的好笑,偏黑色幽默。核心理念如果是我自己去定義的話,我覺得是在描寫一段友情的分崩離析跟救贖,致敬青春的友情。

 

D:那現在回去演高中生會覺得有點困難嗎?當然你的外表沒問題,但會不會覺得自己脫離有點久了?

田:對,我的 Look 應該是沒問題的。一開始會覺得有點說不過去,但後來發現一起演的還有大鶴就覺得:恩,ok 了。原本過不去是覺得歲月會改變人的靈魂跟心境,如果跟我演的都是真的高中生,只有我是超越高中生的年齡,應該隱隱約約 tone 調會不太一樣,可是當有跟我差不多年齡的人一起演的時候,我覺得那個頻率就合得上。

 

D:程偉豪導演的作品都非常別出心裁,《紅衣小女孩》、《目擊者》等等都引起很多討論,你會如何形容程偉豪導演?

田:他是個腦筋動得很快邏輯又很清晰的導演,隨時都可以跟他討論劇情、表演方面的選擇。他要求高,但是我覺得那是成就好作品所必備的。在嚴格之下還是讓演員很信任他,這點是很難能可貴的,而且不會因為他的嚴格有怨言,反而都會知道會因此有更好的呈現。好比有一次寒流時要拍池塘裡面的戲,當時大家都冷到發抖,可是因為沒 get 到最好的鏡頭,導演還是讓我們拍,但他會跟工作人員說每次「卡」之後薑茶怎麼遞、毛巾怎麼送,他很在乎演員,演員會感到被照顧。所以要我形容他的話,他是一個很嚴格但很溫暖的人。

 

D:那你覺得這次演出《池塘怪談》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田:最大的收穫是認識這個劇組。導演、演員、工作人員都是第一次合作,像這是第一次跟程偉豪合作,我一直都很喜歡他的作品,現在就知道原來他作品是這樣拍出來的,以及他在創作的過程是什麼樣子。還有攝影師陳大璞也提醒了我一些過去忽略的小細節。圖源

 

 

D:剛播畢的《第二名的逆襲》是你的第一部 BL 題材作品,在接觸之前對於這個領域是否很陌生?

田:同志的領域不會到陌生,但我覺得耽美是不同於以往認知的同志電影,以前看同志電影可能是《春光乍洩》、《雙面勞倫斯》,這些跟耽美的題材很不一樣,耽美有種動漫感在裡面。那時候對耽美劇沒什麼概念,就問製作人說為什麼耽美劇這麼紅?他說有些女生在看男生跟女生的劇種時,女主角可能她會沒辦法投射進去,可是大部分人都喜歡看男生之間這種超乎兄弟的感情,好比《英雄本色》、《瑯琊榜》其實都在講兄弟情。耽美劇有點是把這個東西放大之後再往偶像劇的方向走一點,我滿接受這個說法。

 

D:在劇中飾演的余真軒有雛鳥情節、亞斯伯格症、抑鬱等等傾向,感覺是個十分複雜的角色,他是你目前的演出中最困難的角色嗎?

田:應該說每個角色都有難的地方,要怎麼把角色做得出色都是困難的。那余真軒難的是他有很多病癥,一開始覺得這件事情很難,不過想想,其實你很難見到這麼多病癥在一個身上的人,所以反而很有空間去發揮。

 

D:拍完《第二名的逆襲》後聲勢水漲船高,也即將有《靈語》、《池塘怪談》兩部新作跟大家見面,對人氣飆升這件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

田:我自己也嚇到欸,但一直提醒自己要平常心,因為無論它變成自滿或壓力,都會影響工作本身,所以不斷提醒自己重要的是把該做好的工作做好,也提醒自己好好的去經營自己的社群,因為我覺得有很多人喜歡你,你不能愧對他們,希望可以把他們當朋友去看待,然後有良好互動,因為他們也付出很多時間在自己身上,不能把粉絲的喜歡當理所當然。(圖源

 

 

▎可以文藝也能綜藝,文青才不是唯一成分!

D:你覺得大家對石知田這個人最大的誤解是什麼?

田:我覺得不是誤解,應該是認識的我不夠全面吧,當初想要做 YouTube 也有想過這件事情,就覺得我還滿好玩阿,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找我去演一些比較沈悶的角色或書生,我希望大家認識更多面向的我,我真的還滿豐富的啊!

 

D:有,你的 YouTube 讓我對你改觀很多,你其實可以很綜藝欸,而且很適合主持!

田:對啊,我後來發現我好像蠻適合主持的,有時候去上節目,其實節目都會問我有沒有興趣接觸主持,等人家找囉!

D:可以!因為你講話有邏輯又清晰,而且好笑得很有內涵!

田:而且我還可以教大家一些小常識,寓教於樂!

 

D:知田常常分享好書,其實現代人的注意力日益短暫,越來越沒耐心閱讀長文,想請問你對於這個現象的看法。

田:其實我覺得也不用勉強年輕人說:喔,你一定要看書。因為 YouTube 也是一種閱讀阿,我自己也在上面學了很多東西,不用去區分紙本書、電子書、視頻那些。可是很重要的是,你要清楚吸收進去的那些東西成分是什麼?要知道清楚這些東西,然後找到一個最適合自己生活方式,我覺得就 OK 了!

 

D:那你有刻意培養自己的閱讀習慣嗎?

田:我原本就很喜歡讀書,小時候會吵著我媽帶我去誠品看金庸,因為要買整套有點貴,我就會假日請她載我到誠品敦南,在那邊讀一整天的書,中午去便利商店買個午餐吃這樣。現在比較沒有以前那麼愛看,也開始會看社群跟影片。

 

 

D:成為《全民星攻略》第四位拿走十萬的得主,又是捷運街舞冠軍,琴棋書畫都略懂略懂,有什麼事情是你特別不擅長的呢?

田:最近在學習的是唱歌,希望更會唱歌一點,我音感沒有到很弱,可是還不夠格去表演這個東西。會想嘗試這個領域有個很大的原因是有一次看北野武的自傳,他是那種可以現場表演踢踏舞的人,那為什麼他會表演這個?是他剛進入漫才世界的時候,有前輩跟他說身為藝術表演者,你必須要有一個東西可以馬上拿出來給大家看。我可以馬上給大家看的就是跳舞,但有時候跳一跳也挺累的,那我對音樂很有興趣嘛,如果學吉他過程可以把唱歌練好也挺好的!

 

D:在亞洲社會,三十歲是個滿重要的里程碑,剛滿三十的你在心境上有什麼特別的變化嗎?

田:我認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這些分界點沒有錯,但是不應該被僵化的價值觀限制,對你來講而立之年到底什麼東西叫而立?是不是可以定義為你應該更瞭解自己。我對我的三十歲還算滿意,可是覺得還沒有滿足吧,就好比我覺得我三十歲的吉他要更強一點、出一本書、做出一首自己的歌,但我都沒做到。所以我覺得是滿意的,但可以再更好。

 

D:對於三十歲會焦慮嗎?

田:會啊,焦慮自己還沒有達到設定的目標。我覺得適當的壓力是對的,人就是永遠都要把自己逼到一個有壓力但是不會崩潰的平衡點,每個人都不一樣,我自己還蠻喜歡這件事情,一旦我很安逸的時候就會開始想還可以做什麼。就像是去年因為時間比較多,所以就逼自己每天花一些時間在吉他上,也找朋友拍 YouTube

 

D:能分享一個你不為人知的小怪僻或習慣嗎?

田:我基本上沒有,但小時候好像比較怪,例如會自己做毒藥,就是用尿液、牙膏、清潔劑放在養樂多瓶裡一個月,然後想說它是一個毒藥;或是自己畫一本武功秘笈,就是火柴人那樣,然後學自己畫的那個武功。現在應該是心情不好會去打掃、刷馬桶吧!

 

 

▎想邀請 Elon Musk 上頻道然後押上身家?

D:為什麼青田街是你最喜歡的街道?平常會在這裡做什麼事?

田:因為我以前住附近,唸台大時都會騎腳踏車經過,那時候就很喜歡青田街,覺得如果一直住在這邊很不錯。現在偶爾來都滿開心的,因為它很多巷弄跟綠蔭,又可以看到很多人家的陽台是怎麼佈置的。

 

D:當時為什麼想創立 YouTube 頻道,有什麼特別的契機嗎?

田:第一就是想讓大家看到我不同的面向;第二就是好奇做起來會怎麼樣;第三就是跟我一起的那個人是我蠻喜歡的朋友,可是我們平時比較難碰到,就想說搞不好用這個方式可以維繫每個月至少見個幾次。

 

D:如果能不考慮任何條件,想邀請誰到你的頻道,並且合作什麼企劃呢?

田:最希望邀請誰來我的頻道喔?我來想想看喔 ⋯⋯,現在第一個想到的是特斯拉創辦人 Elon Musk,我想問他說接下來什麼股票會漲?欸他一講 clubhouse,clubhouse 就很爆炸。我覺得如果邀請他聊天談一些他的想法,這樣我就要押上我的身家,讓我的財富得到自由!(現場已笑倒)

 

 

D:有沒有特別想代言什麼東西呢?

田:好難喔,都想欸。我覺得我可以去代言化妝品和保養品,因為既然大家都說我長得比實際年齡還輕,那可能我有這個天分喔!然後代言保養的話也不用煩惱要用哪個產品。而且有聽到或看到實際案例,就是男生到了某個年齡會開始鬆垮,讓我認知到保養對男生也很重要,如果我以後不想動太多手腳的話就要從年輕時開始保養。但我目前還沒有很厲害啦還是懶人保養,但如果有保養品合作,我就會開始認真了!

 

D:那如果像木村拓哉一樣代言口紅可以嗎?

田:口紅可以啊,男生用彩妝我覺得滿迷人的,不排斥這個嘗試。

 

D:我們五月份的主題是「佗寂」,是一種懂得欣賞不完美為核心精神的日式美學。覺得在人生過程中,有什麼不完美是你一直試著去接受與面對的? 

田:我覺得生命本身吧,就是一直要告訴自己生命過程中本來就不是那麼的完美,沒有那麼如你所願,總是會有很多意外或是來不及、做不到,試著去接受那些當下,然後努力地把那些當下充分的讓它有價值。

 

 

▎喇叭褲、寬褲不能沒有,大學喜歡當穿搭怪咖?

D:有沒有對自己身形不滿意的地方?

田:我的大腿比較粗。以前期末考常常在圖書館讀到兩、三點,然後想要趕快回家睡覺,因為我家如果全速騎的話大概十分鐘可以到,所以我大腿肌肉非常的強韌。

 

D:那都如何用穿搭修飾呢?

田:喜歡穿有點喇叭的或是寬褲,加上覺得我的個性也比較適合穿那種褲型的褲款。

 

D:如果今天曖昧對象突然邀請你去逛大賣場再去吃夜市,你會如何穿搭呢?

田:我會看曖昧對象的個性決定欸。而且(話鋒一轉),我有時候會突然想穿得很爛,大學有時候去學校,我就會穿那種睡覺穿的紫色棉褲,圍巾圍很厚然後戴毛帽跟眼鏡,再包上很肥的羽絨外套。

 

D :目的是什麼啊?(哭笑不得,為什麼突然聊到這裡)

田:就很開心、很舒服,想要穿的跟別人不太一樣,呵呵,可是這幾年私底下比較喜歡穿全黑的,因為很方便。

 

About 石知田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後記:

本以為依照自己對石知田的了解跟喜歡程度,能夠讓我下筆行雲如水,但好像正因為如此反而更難下筆,因為他有太多值得一說的有趣跟深度,在戲劇作品可以看到他一如《超人特攻隊》中彈性女超人的超強延展性,在 YouTube 頻道上又能發現很多隱藏版的他,而面對面訪談後,又被他的認真、貼心對待每件小事而動容,擔心自己會不會點太貴的飲料造成我們的負擔、不把粉絲的喜歡當成理所當然、不用過於單一的角度去看待人事物、友善的跟大家聊天 ⋯⋯,不想很芭樂的形容他是寶藏男星,但似乎用寶藏形容再精確不過。

 

身為一個資深田粉,能夠在面訪後覺得自己沒有愛錯人感到很驕傲,還好,我不用像柯景騰在大雨中吶喊:我就是笨蛋啦!大笨蛋才喜歡你這麼久!

 

執行、撰稿編輯|Sofie

平面美編Chloe 

攝影|mr_xu3

HairYun
MakeupBella
 OutfitBEAMS

特別感謝:華顏號

 

★ 更多 City Wander:

小賴 賴晏駒:「做自己」是忠於自我,不是閉門孤傲對抗世界

痛苦跟快樂並存才是完美狀態,「孫盛希」音樂與人生的出沒地帶

新流行人類 NIO 打破框架開啟台灣樂壇新時代,用音樂讓你把人生系統更新!

 

如果您對文章有任何問題,請來信私訊,我們會盡快為您處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