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與時裝兩種截然不同的創作類型,與人體都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服裝設計師跨界與舞蹈表演合作,或是舞蹈跨界於伸展台上助陣走秀,皆是現在時有耳聞的結合展現方式。而被稱之為英國現代舞殿堂的倫敦 Sadler’s Wells,在今年 2015 秋冬則突破大家的想像,推出首創由服裝設計師 Hussein Chalayan 擔任導演編劇的舞蹈作品《Gravity Fatigue》(重力疲勞)。

 

Hussein Chalayan 的首支舞蹈表演《Gravity Fatigue》(重力疲勞),2015。

 

Hussein Chalayan 的首支舞蹈表演《Gravity Fatigue》(重力疲勞),2015。

 

一向以高度實驗性的概念,結合服裝材料與高科技久負盛名的 Hussein Chalayan,其前衛的時裝走秀也經常隱含著行為藝術於服裝作品,讓觀眾以不同的角度認識服裝,訴說美感表象之外的故事。「通常服裝設計師只是設計服裝作為舞蹈動作的陪襯,」 Chalayan 解釋著,「但是在這個表演中,我是主導的編劇。」Chalayan 更找來比利時編舞家 Damien Jalet 一同合作。Jalet 對於合作過程也表示:「這次絕對是個大挑戰,翻轉了服裝與舞蹈間的關係。而我對我自己說好的,一定要做一些與平常完全相反的事情。我也曾與服裝設計師們共事過,因為我喜歡和服裝對話,服裝相對改變了我們對身體的感知。」Chalayan 補充:「我向 Jalet 以服裝的形式呈現想傳達的想法後,很多小節、步驟和動作才連貫成型。而舞者需要配合我的服裝演出,也算是服裝設計首次在舞蹈表演中,反客為主的呈現。」

 

《Gravity Fatigue》(重力疲勞)的排練過程。

 

《Gravity Fatigue》(重力疲勞)節目簡章描繪著每一個別的段落。

 

透過重塑自己過去的經驗與記憶,Chalayan 在《Gravity Fatigue》中同時解構了服裝設計以及肢體語言的語彙,重新組合、結構出不同以往的舞蹈演出。於表演前的訪談中,Chalayan 提及他最早接觸到舞蹈的契機來自於他父親,父親經常在家中舉辦社交舞聚會—對於當時中東社會氛圍的男性來說,這是相當前衛開明的表現。《Gravity Fatigue》整個作品分別由 18 個章節段落構成,各段都有各自的名稱,其中名為〈The Arrival of Departure〉(離開的到來)的段落,Chalayan 解釋著:「〈離開的到來〉源於我成長裡移動的經驗,當時一直往返於賽普勒斯和倫敦之間。這段落想詮釋『抵達』與『離開』之間的空白處,以及對於是否要前往一個地方、或是從一個地方離開的茫然感受。」

 

《Gravity Fatigue》裡〈Space of Wilderness〉(野性的空間)段落,2015。

 

這描繪著「在兩者間」(In Between)的狀態,便是關於 Chalayan 的真實世界,「我一直都有興趣探討與位移、個人身份以及都市生活相關的事物。」〈The Arrival of Departure〉(離開的到來)舞台場景為一架飛機組件,而原本三位穿著素色套裝的舞者不停地旋轉舞動著,接著越來越多看似旅行者的舞者加入,最終大家將套裝反穿,露出了內部鑲滿亮片的反面。Jalet 也說明:「我們嘗試運用著 Chalayn 的兩面衫設計,直到我們發現,服裝也能成為肢體變化的契機,感覺就像舞者突然被外套的改變也連帶地帶動了肢體。」

 

《Gravity Fatigue》裡〈The Arrival of Departure〉(離開的到來)段落,2015。

 

名為〈Delayed Presence〉(延遲的出場)的段落,舞者們拆下了紙板上有著信封條紋裝飾的紙裙並穿上,比喻著經常乘坐飛機來往的現代人,有如空中郵件般,從一地到另一地被傳遞著。在不間斷的兩小時表演中,舞者們在超乎想像的剪裁與材質應用中,將肢體語言延展至整個舞台,美麗卻又戲劇化。舞台設計上更是迅速地變換著場景,並在實景中結合光影與投影,打造出虛實比擬的幻象。背景音樂更是由動感的電子聲響鋪陳,中間也出現 Chalayan 母親親口錄製的土耳其歌謠片段,將聲音作為另一層的感官體驗,替表演作出了更為完整的詮釋。

 

《Gravity Fatigue》裡〈Delayed Presence〉(延遲出場)段落,2015。

《Gravity Fatigue》裡〈Body Split〉(分裂身體)段落,2015。

 

而作為這次海報封面,搶眼的〈Elastic Bodies〉(彈性的身體)段落中,則是由多對穿著彈性服裝的舞者彼此拉扯、相互舞動。Chalayan 對此說明:「由於我多年的服裝設計經驗,我知道這些布料與材質所能承受的運動範圍。當我把這些衣服設計出來,我就知道這些衣服可以怎麼用來表演,可以被延伸到什麼程度,可以以某種方式被運用於表演裡。」不過當 Chalayan 和舞者說出了這個想法,他們剛開始並不以為然,在找出適當的肢體語言配合服裝特性的過程,也經歷了許多嘗試與磨合。最終,〈Elastic Bodies〉(彈性的身體)在舞台燈光一明一暗之間,一幕幕兩具肢體,在無法被完整穿著亦無法掙脫的布料中互相糾纏、拉扯卻又緊緊相連,傾訴著難以分離的情狀。

 

《Gravity Fatigue》裡〈Elastic Bodies〉(彈性的身體)段落,2015。

 

最終章節〈Anticipation of Participation〉(殷切預期的參與),忽然出現在舞台的水池讓在場觀眾驚呼,以泳池畔的派對場景設定,由一名舞者開場與自己身上暗藏機關、仿佛有著生命的洋裝起舞。隨著舞者的動作越來越躁動,其他舞者們紛紛參與,一股熱血奔騰的力量透過眾人肢體交織的景象,傳達著感官視覺的擴張與刺激直撲而來,讓整齣劇於高潮之中嘎然收尾。

 

《Gravity Fatigue》裡〈Anticipation of Participation〉(殷切預期的參與)段落,2015。

《Gravity Fatigue》裡〈Anticipation of Participation〉(殷切預期的參與)段落,2015。

 

《Gravity Fatigue》重力疲勞)幻化當代人遷徙移民狀態為靈感,反時尚並結合高科技與肢體語言,成功的跳脫了現代舞框架,成為新型態跨領域表演,帶來了與衆不同與嶄新的美學意象,也挑戰了大眾對於舞蹈及服裝的認知。

 

文 / Athena Chen

All Photos Courtesy of Sadler Wells.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