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嬰孩長大成人、元首換了五輪,從笑媽媽的衣服俗,到現在跟她搶著穿。時間會夾帶著舊物隨浪遠走,也能堆起一座沙丘,而 2020 年底正是台灣龐克樂團「滅火器」成軍二十週年的時刻,滅火器打破了獨立與主流間的藩籬,讓年輕世代看見台語的美、體認到關注社會議題的必要,如今仍在前行。在「滅火器 20 週年演唱會」揭幕前,Dappei 邀請火氣音樂影像總監「盧姵文」導演,來聊聊在音樂圈做影像的甘甜與苦澀。

 

「導演」對許多人來說,是隔著烏干紗的神祕存在。工作內容、在片場的真實模樣、不拍片時都在做些什麼,即便萬分陌生卻忍不住好奇,想探頭到那世界看個幾眼。有沒有可能,導演比外行人想的都還接地氣?這就跟著 Dappei 一窺盧姵文導演的工作天,專訪與日常生活交織成文,用一日時光回溯總監多年的影像經驗。

 

|上班路上|

 

 

火氣音樂隱身在市區幹道旁的大樓內,樓下常有排限量款球鞋的人龍,也算是東區一道奇異風景線。總監身兼導演和剪輯雙職,沒有出現場執導的行程,也和上班族一樣進工作室、盯著電腦螢幕看整天,而且一次要盯兩台。辦公桌後的牆則貼著寫有大大「影像總監」四個字的紙張。

 

聊起這頭銜,總監半開玩笑地說:「他們所謂的影像總監,就是把所有事情丟到我身上(笑),這次滅火器二十週年演唱會,從前期宣傳、現場影像、團隊安排都是我負責,有時候不是我實際執行,但會推薦一些合適的人選給他們。」專訪拍攝前總監剛走進門,就傳來幾聲「今天有化妝哦」的笑鬧聲,這聽來沉甸甸的抬頭,似乎沒有讓辦公桌間豎起高牆、隔上黑紗,也許這也是小編制公司的文化特質,人際關係更緊密貼合。

 

回溯成為影像工作者的過程,李彥勳導演的邀約成了總監入行的濫觴,「我大學就蠻愛聽團,當時我的學長李彥勳導演在拍一部獨立樂團紀錄片,就找我去當製片,不然其實我原本並沒有在做影像工作,雖然我是廣電系畢業的!」也正是那時和滅火器主唱楊大正結緣,一直到現在仍維持著合作關係,甚至在偶遇他團主唱時,還被問了句:「你怎麼還在跟他們工作啊!」話中的他們意指一群 ___ 直男。

 

▲ 滅火器 ft. 後藤正文〈The Light〉MV。

 

在導演、剪輯、製片這些身份之前,大學時期總監曾投履歷到 NCC,想為電視台的混亂生態做些什麼,雖未成行,後來輾轉進入電視台,跟著公司處理些法規相關的瑣事,好似離理想靠近了一些,卻也將眼前亂象看得更清,「覺得現實跟理想落差蠻大的,不是每個人都純粹想要讓環境、文化更好,中間牽扯太多我們無法碰觸到的東西。」從領月薪的上班族,轉換到入和未來相對不穩定的工作,猶豫之後仍選擇了後者朝現在位處的座標走來,即使當時從未預見如今光景。

 

|午餐|

 

 

每日踏著緊湊的工作節奏,連午餐也得求快,東區路邊攤販速速解決。影像產業的快步調在導演專精的 MV 類型上更是顯著,堆積如山的前製作業和心血,要在一、兩天內付諸實行,在追求極高效率的環境下,工作團隊間的溝通成了關鍵,不過總監卻說作為導演,自認不是個太會說話的人,「我表達能力蠻差的,是在工作過程中一直被推著學習這件事。」

 

大量對話之下,衝突與爭執難免,也造就了人們聊起「導演」總會貼上的性格標籤:直接、易怒、所有話都用最高分貝轉達。難得能親見導演,當然也抱著吃瓜心態想聽點片場軼事,卻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答覆,「拍攝經驗變多之後,現在會有情緒都是對『自己』比較多。」

 

在片場常要花大把時間等待,每個螺絲釘都要鎖緊才能上工,在動氣之餘也能試著用另一個角度看事情,「需要等待是因為自己有所要求,大家也是求好心切,但我又會嫌棄他們怎麼那麼慢、覺得不耐煩,就會延伸出『自己怎麼會那麼沒有耐心』的想法。其實現場一切都還是在進行,我應該更平靜的去看待這些事情。」情緒會影響整個劇組,高速再加上高壓的工作環境,只會讓一切事務難以順暢進行。原來每次拍片對導演來說,都是場情緒修煉。

 

|會議|

 

 

講求團隊合作的工作模式,不僅讓導演自發內省,更能看見每個人行事的相異之處,試著在不同中尋找平衡,「日常生活中,我會希望事情按照既有安排執行,但因為導演這角色必須跟非常多人合作,後來了解到每個人有自己的工作步調,只要在 deadline 前把作品完成,不用要求前面每件事情都按照你的步調走,不然會很痛苦。」也許褪下外行人看導演職位的濾鏡,會更理解凡是工作需與人相處,要負擔和拆解的瑣碎心緒都差不了多少。光環在此刻,似乎也僅轉為一抹曖昧的微光。

 

|剪接|

 

 

快速果腹之後,就得返回桌前進入狀況上工,剪接是總監最主要的工作內容,執導工作只佔了三、四成。剪接必須與影像和音樂長時間相處,在培養對畫面的美感之餘,也得有一定程度的音樂性,問起總監平時的歌單,她卻突然拋出了誠實自白:「我沒有特別聽特定風格的歌,像以前還沒跟滅火器工作的時候,我完全不聽龐克(笑)」坐在一旁的公關附和我也是,身後是一排滅火器的專輯和海報,畫面瞬間衝突得有些可愛。

 

「音樂性嗎?我覺得愛音樂的人,聽久了都會有自己聽歌的方式,但我會對節奏很執著是因為剪接,影像和音樂在對格的時候,常會因為一些小細節就覺得不太對喔。」原來不是因為小時候大家都會上的鋼琴班、也不是大學想組團一股腦跑去學鼓的勁,是因為哪個畫面要卡哪個鼓點,潛移默化地養成了對音樂的敏銳度。

 

▲ The Fur.〈We Can Dance〉MV。

 

而對音樂的感受力,不只反映在剪接作品上,也能在 MV 故事中看出,綜觀總監過去的作品,多是抽象、隱晦的敘事語言,影像看似把故事說完,卻留下了一道充滿餘韻的開放式問題,像是 The Fur. 〈We Can Dance〉中女孩坐上轎車與陌生男孩們同行,在歡快之中卻斃了玩樂同伴的情節,「我早期的作品比較像是在呈現一個『狀態』,當時會喜歡這麼做,是因為我認為每個觀眾、聽眾對 MV 有什麼理解,是可以自己做決定的。」故事沒有正解,而是一種只可意會難以言傳的意境,經由個人化的情緒催化後,都能內化成屬於觀眾自己的東西。

 

▲ 激膚〈I Need You〉MV。

 

從 Crispy 脆樂團〈玩伴〉、The Fur. 〈We Can Dance〉、鄭宜農與盧凱彤〈Our Pop Song 〉、激膚〈I Need You〉到最近釋出的滅火器與後藤正文共譜的〈The Light〉,可以清楚感受到總監在視覺風格上的遞嬗,而表現手法上的轉變,說到底跟各時期的自己密切相關,「每個階段喜歡的東西不太一樣,像〈We Can Dance〉是因為當時我很愛看一些很舊的 YA 電影,也覺得那很適合 The Fur.。我覺得做導演工作很棒的一點是,比如你喜歡怎樣的服裝、場景,現實生活中不見得可以實現,但在 MV 裡都可以把它做出來。」當內心想呈現的元素,與樂曲、故事線能緊密貼合,編織出一段好看的故事,彷彿就實現了腦海裡的小小幻想。

 

|下午茶|

 

 

雙眼飽受藍光摧殘,是影像工作者的共同職災,到隔壁巷弄給自己買杯下午茶,是總監緊湊日常的忙裡偷閒,偶爾喝咖啡,也喝 SOMA 的無糖可可茶歐蕾。

 

閒,好像是現代人難以參透的事,爆量資訊和豐富的娛樂形式,生活有閒似乎是種對現代的不敬,於是大家斜槓、每個人把 Google 當教室,如此現象也大大改變了影像產業的生態,「現在入行門檻比較多元,任何人只要願意花時間做功課,隨時都可以開始。」老鳥與菜鳥之間,似乎在快速的資訊流動下,多了個共同點,「器材、軟體都更新得很快,大家都處在『不停學習』的狀態,你在行業裡待越久,不代表你更熟悉這些事,所以現在不太會有以前那種上對下的溝通方式。」

 

在這樣的時代脈絡下,「科班」出身是否是必要?總監對學校帶給學子們的事物,也有著不同認知:「有沒有讀這科系,比較像是有沒有一個環境可以讓你很純粹地去想這些問題。」世新廣電畢業,總監認為在系所獲得的不單是課堂上的操演,「創作過程中,如果有人可以跟你討論,那你的東西就不會那麼直觀,可以發展出更多不一樣的看法,也可能讓你知道自己的東西已經夠完整了。」除了創意的切磋與碰撞之外,也能培養未來能互助的人際關係網。

 

|片場|

 

▲ 片場花絮照(圖片來源:盧姵文導演)

 

一個影像團隊的組成繁瑣:導演要發想故事、梳理主要架構,製片會把行政類的事務處理好,負責湊齊所有的人、場地和資金,還有大家比較熟悉的技術人員,像是燈光、攝影、梳化 ... 等等。片場對外行人來說,是個神秘的存在。

 

要想進入這扇門,總監認為並沒有特別的絕竅所在,「我覺得製片、剪接,可以歸納出有什麼樣特質的人,會很適合做這份工作,但導演會比較特殊,因為我覺得每一個人都可以當導演。」那果斷、敢下指令會是必備人格特質嗎?「每個人對所見之物都會有想像,會去設想要如何去呈現,文字、影像都是種媒介,那也是當導演的一部分。只要對任何事情有自己的看法,都是可以成為導演的,其他都是其次。」

 

▲ 片場花絮照(圖片來源:盧姵文導演)

 

在 MV 領域累積了豐厚能量,總監對未來也畫了草圖,「一直很想拍有敘事性的故事,想做個奇幻類型的短片,像《艾蜜莉的異想世界》那種感覺。」雖然現實上的考量,讓這計畫仍是未知數,不過在想像的過程中,把蛛絲馬跡給記錄下來,都將成為日後創作的養份,「接到導演案的時候,我有時候會偷偷把一點元素塞進作品裡(笑)。」

 

實現理想有很多種方式,不見得要單刀直入,拼著湊著也能造就一幅藍圖。

 

|關於穿搭|

 

 

▪ 平時喜歡的穿搭風格?

喜歡日系穿搭、穿得寬鬆一點,差不多像今天這樣,但不太化妝。

 

▪ 穿搭會因應當日工作有所改變嗎?

出現場通常都很累,會穿得更寬鬆,輕鬆為主的裝扮,演唱會現場就要穿全黑。

 

▪ 最喜歡的單品?

我很喜歡買配件,耳環、領巾有很多,不過我是個沒耳洞的人。我平常穿得蠻中性,但喜歡買很華麗、女性化、浮誇、平常不會穿的東西,心裡會想說拍片可能用得到,但可能根本不會(笑)。

 

【關於盧姵文】

世新大學廣電系畢,順天堂影像製作工作室導演,兼任火氣音樂影像總監,作品以音樂 MV、現場記錄為主。過往作品:Crispy 脆樂團〈玩伴〉、The Fur. 〈We Can Dance〉、鄭宜農 ft. 盧凱彤〈Our Pop Song 〉、激膚〈I Need You〉、滅火器 ft. 後藤正文〈The Light〉... 等。

 

【滅火器 20 週年演唱會 活動資訊】

|日期:2020 / 12 / 26

|地點:高雄港 9 號碼頭(高雄市蓬萊路棧 9-2 號倉庫)

購票連結


採訪 / 撰稿:izzie | 平面攝影 & 美編:mandy

 

你可能也有興趣的文章:

專訪《獵夢特工》女主角「吳子霏」,最喜歡打破框架與挑戰正面交鋒,你以為的仙女其實是女漢子!
【專訪】被藝術耽誤的綜藝咖!在演員路上不慌不忙,「曹晏豪」在《噬罪者》中詮釋高難度角色

專訪|「曾想過不當藝人要做什麼?就先做一輩子吧!」— GEmma 吳映潔不怕披星戴月,就要直球對決演藝圈!

 

穿搭、彩妝、旅遊美照 IG TAG #我是搭黨 #IamDappeiest 就有機會登上 Dappei 官方 IG (@Dappei_tw) 或網站文章唷!

 

如果您對文章有任何問題,請來信私訊,我們會盡快為您處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