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不是生而為女人,而是成為女人。」 —西蒙.波娃

 

 

我們以二十世紀著名的哲學家西蒙.波娃做引,當她在談女性主義的時候,並不是要女人反過來站上父權的位置,而是不要讓別人說作為一個女性不該如此。女人固然可以選擇自溺於生活中微小確實的幸福,耽美於男性溫柔的懷抱,也可以把此視為一個危機,拒絕成為一個乖巧的小女人,把所有煩人的事,像是權力、榮譽、事業等揹在肩上。

 

Dappei 這回專訪到同為很有想法的個性女生,V -- Viangraphy

以「Me」、「We」和「World」,三個面向,試著描繪出身為一個時尚、獨立自主的 Lee Women,在她美麗外表之下,是什麼樣的一個真實的性格脈絡

 

Dappeist
V
職業:攝影師
現居新北市永和

 

 

Me 與自己獨處 

 — 傾聽感受心底聲音的愛與靈性。

 

Q. 你在什麼時候會害怕一個人呢?

V:吃飯的時候,不喜歡自己一個人吃飯,可能是自己食量小常無法自己用完一份,如果身邊有人陪伴,可以一邊用膳,一邊聊聊彼此的近況。

 

Q. 最常自己一個人做什麼事?

V:最常一個人修照片,當然是因為工作的關係,也是自己的習慣,修圖的時候我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偶爾帶點音樂,佐點小酒,就是不希望這個空間裡有任何其他人在。

 

Q. 最常在心裡對自己說的話是什麼?它代表什麼意義?

V:『從零開始,最終還是只有自己。』有時候我們沒有辦法依靠別人做什麼,即使是朋友或家人,還是要回到自己身上。零是沒有,也是我們的所有,就算成長了還是要從零開始,無論是開心的、難過的事情,隔天醒來我們一樣從零開始只有自己。相信自己的力量其實可以很大。

 

 

Lee Women ✕ My Dappei 

同樣以 Double Denim 雙重單寧的搭配技巧,隨著單品的特性不同,也能塑造出不一樣的風格,穿出中性一點、率性一些,顏色用得簡單,比例抓得恰當,造型中酷的態度就能表現出來。

 

Lee 單寧外套

粗獷的刷色,搭配復古的銅釦,在口袋處做細微的潑漆處理,獨特度與可搭性極高。

 

402超低腰緊身窄管牛仔褲

前端面料刻意做了洗舊設計,左膝處也有破壞補丁,豐富牛仔褲的性格。

 

異材質手拿包

煙霧圖案印刷手拿包,以透明塑料包覆,迷幻的印花與異材質組合,相映成趣。

 

復古眼鏡

以復古的茶色鏡片,搭配玳瑁紋鏡架,再配合整體的深色調,更多了幾分休閒個性。

 

 

 We 與姊妹共處 

— 在難解的人際課題裡,保留最純粹的關係。

 

Q. 對妳來說,妳的好姊妹的定義是?

V:我是摩羯座的,自覺是個孤僻的人,時常不會與朋友主動連絡的人,即使只是某個突然間想到,然後相處起來在同一個空間裡,不需要說太多話,能夠做自己的事不覺得尷尬,只要身邊有一個人足以感到幸福就好了。

 

Q. 妳維繫友情的方法是?

V:我覺得除了過節、生日之外,可能也不是個特別的日子,甚至是奇怪的時間裡,傳一封訊息或打一通電話給對方,約約吃飯或者說說我很想他,真摯的傳遞我的思念。

 

Q. 如果 DAPPEI 能為妳傳情給一位好姊妹,妳會想和對方說些什麼?

V:想給小美,我要跟她說『我們才沒有七年之癢,每天都是我們的起點。』

 

 

 Lee Women ✕ My Dappei 

以十孔軍靴取代高跟鞋,戴上紳士帽,維持酷女孩印象。內裏以彩色暈染圖案 T-shirt 搭上迷你窄裙,紮入高腰,創造高挑身形比例,外搭單寧襯衫式外套,長板創造落差層次。

 

 

Lee 長版單寧襯衫

不扣能變化成長版外套,扣滿可成短擺連身洋裝,可以實驗各種穿搭性。

 

Lee 多彩圖案 Tee

以彩繪暈染圖案為主視覺的 T-shirt,以 Oversize 帶入隨興感,並以紮腰把比例收好。

 

酒紅色軍靴

富有過去的使用痕跡,使得身經百戰的它更充滿使用過後粗獷的人味。

 

寬簷紳士帽

帶出英倫風格和時裝氣息,也會整體造型增添幾分英挺。

 

World 與世界連結 

— 生而在世,渺小存在的我們面對這個巨大的世界。

 

Q. 你覺得存在的意義或者人生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V:我想要成為一個能夠給予希望的人,無論是在一個環境或者是空間裡出現,帶給別人的氣氛就是充滿希望的。就如同我一直覺得『零』是沒有也是所有,但人生不到最後不知道什麼是『一』,期待看見那個『一』的出現。

 

Q. 現在的你是否有在關注著這個世界或者社會的什麼公民議題嗎?

V:性別平權,可能是因為自己是比較獨立的個性,我覺得男女可以有別,但不能男尊女卑,女性在工作或者家族等等不同身份上,也是能夠賦予重要、不可取代的角色。所以女性不要害怕去做一般認為男性在做的事,就像我也在從事攝影師的工作一樣。

 

Q. 如果最後這個世界終要毀滅,你會利用你的最後 24 小時做些什麼事?

V:我會去跟所有我愛的人,最後一次說我愛他們。

 

 

// 我和長笛的緣分從八歲就開始了,從小就是音樂班,現在的生活雖然不會常常和古典音樂有聯繫,但是還是無法放下對音樂的熱愛,也曾轉投過職業管弦樂團參與演出,仍然習慣享受著與長笛共度的時光,最近起了念頭,想要回到小時候在街頭上表演的衝動。//

                                   -- V

 

全系列報導請點閱 ➤ http://dappei.com/magazines/life-is-our-canvas

更多服裝資訊請關注 ➤ Lee Jeans Taiwan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