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字面上理解,「時尚攝影」的主要功能是用來展現服裝的魅力,同時反映著特定時代的穿衣風格,但不說妳可能沒想過,時尚攝影的雛形並非來自時尚雜誌,而是源自十九世紀末貴族社會文化。當時的上流社會,流行聘用攝影師拍攝能展現個人特質的沙龍照,甚至作為社交場合的名片之用,演變至今,時尚影像已不再是單純的時裝紀錄或購物慾望的投射,也和服裝本身一樣,與政治、社會、生活風格息息相關。

 

 

自從 911 恐怖攻擊後,也就是二十一世紀的晚期資本主義世代,當時的時尚攝影,正致力將消費主義正常化,並持續以名人、創造華麗氛圍等傳統的方式促進購買欲望。時尚惡魔 Anna Wintour 也曾在紀錄片中提過:「透過時尚影像,我們在作的就是刺激消費慾望,經濟和時尚產業才得以流動。」

 

 

這也可以反映出後現代生活,人們流於形式、表面並逐漸以物質為中心的狀態,如反諷消費主義的超現實時尚攝影師 David LaChapelle 的眾多代表作品,即充斥著美國資本主義社會實況的縮影。

 

 

同樣在千禧年後崛起的中國攝影師陳漫,其招牌的名人攝影也可算是「時代下的產物」,她的繪畫式攝影風格以高超的 Photoshop 後製技術美化拍攝對象和場景,這種「超乎現實的完美」作品,也反映著當時年輕人對名人文化的迷戀。

 

另一位同樣活躍於近代的西方攝影師 Mario Testino,在他鏡頭的前模特兒同樣也只有最完美、自信的一面,而這些講究姿勢、身形與臉龐完美,連場景也如同夢境般超現實的影像風格,也可以歸因於全球在歷經 2000 年科技泡沫、2008 年金融海嘯後對現實產生的逃避心態,不論是激勵人心或是逃避現實,明亮歡快成了當時的時尚攝影主流。

 


然而,隨著數位科技與網際網路急速發展、數位相機與智慧型手機全面普及,「攝影行為」成為大眾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時尚大片也可以從 Set 好的精緻場景隨性走到大街上,長期躲在想像中的人們更渴望回歸現實,在景氣長期低迷的狀態下,各大品牌開始不以奢侈號召女性買單,如拍立得般不經過度修飾的影像又再度流行起來,

 

 

像 Juergen Teller 和 Ryan McGinley 一般追求真實、赤裸甚至帶有親密感的攝影風格受到大品牌的親睞,設計師們開始懂得不能只賣時裝,而是要賣一種態度,尤其在全球債務增長、生態環境崩壞、政治混亂、恐怖主義等這種充滿變數的時代,「和生活站在一塊兒」或許更能撫平恐懼消費的心。

 

 

2019 年,整體大環境或許不會變得更好,不確定性、恐慌與焦慮也將持續與時尚產業作伴,時尚攝影師要如何突破新局?影像本身又會演變下去?值得我們持續觀察。

 

Text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 / normanparkinson.com、David LaChapelle、MArio Testino、Juergen Teller、Ryan McGinley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af Simons離開Calvin Klein,如今的時尚圈究竟什麼最重要?明星創意總監還是萬靈丹嗎?

內行人看門道,時裝週深度解密,你所需要知道的細節都在這。

美麗身後的故事!關於「高級訂製服」的7則小秘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