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影《羅馬》在囊括多項大獎後,因其發行商 Netflix 而受到關於「觀影模式」的質疑圖片來源

 

《羅馬》(Roma)於 2018 年 12 月 14 日 Netflix 全球同步上線,而在此之前,電影自 11 月 21 日起開始於紐約、洛杉磯等地院線上映,此舉被視為是 Netflix 為了讓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能夠更順利地取得角逐奧斯卡獎的資格。

 

線上影音串流平台沒有觀影時效、價格更加低廉,某種層面上被視為是傳統影業的票房殺手,因而被電影業、影展邊緣,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甚至直言批評 Netflix 出品的電影沒有資格角逐奧斯卡,只能歸類為電視電影——「一旦你決定以電視的規格呈現,那麼你就是一部電視影片。你拍得好或許可以拿艾美獎,而不會是奧斯卡。」,他將現今的網路與影院之爭和 1950 年代的電視與電影之爭相比擬,暗示了整個影視文化發展至今,電影院仍處於無可取代的地位。

 

▲ 導演 Steven Spielberg 在談論電影《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時,提到個人對於虛擬實境的看法,以及回應現今關於 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 等影音串流平台與院線觀影模式的競爭。(影片來源:YouTube)

 

艾方索・柯朗過去就曾憑《地心引力》(Gravity)拿下了奧斯卡最佳導演的肯定。在取得金球獎「最佳導演」、「最佳外語片」兩項大獎的後台訪問中,被記者問道:「為什麼《羅馬》選擇與串流影片平台 Netflix 合作,而不走傳統的院線上映方式?」時,對此有著非常堅定的立場,他回應道:「你覺得一部西班牙語、沒有那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明星演員、黑白畫面的墨西哥劇情片,走院線的話能夠開多少館?」,「我覺得你這種比較非常不公平,《羅馬》是一個月前推出的,現在還在上映,這對一部外語片來說已經很罕見了。我曾希望大家對於 Netflix 和院線的比較就此終結,因為他們互相合作更能夠提升電影業界,也能促進電影多樣化。有一點我認為很需要警覺,那就是院線片已經變得有點中產階級化了,受限要產出某種特定的電影商品,但像 Netflix 這樣不同的平台就不會害怕冒險去製作《羅馬》這種類型的電影。」

 

▲ 導演 Alfonso Cuarón 在金球獎的後台訪問。(影片來源:YouTube)

 

在這些爭論之中,「電影的階級」一直是為「對影音平台持樂觀態度的人」詬病的一點,如艾方索・柯朗所述,我們在院線中可以看到維持一貫風格的電影商品被穩定地推出,然而之所以會有這種現象,起因於這些電影通常都能大賣、賺錢,除了電影發行商本身的決策之外,也反映了大眾的口味,是生產者與消費者交相影響的結果。

 

外媒報導,美國的連鎖電影院 Alamo Drafthouse 在與 Netflix 為時不短的協商過後,決定放棄上映《羅馬》,因為 Netflix 對於電影的高規格需求讓電影院招架不住,包括以 70 mm 膠卷放映、杜比全景環繞音響、獲得全部的票房收益、連續四週的放映時長等等,雖然 Netflix 為了艾方索・柯朗謀求出路,仍因其嚴苛的條件限制了一些機會,使《羅馬》僅能以符合特定需求的方式為觀眾在院線觀賞,或許是因為其擁有在 Netflix 平台播放的後盾,以及為了和何時何地都能看的觀影模式做出區隔,不僅僅只是執著於「在院線上映」這件事。

 

▲ 《羅馬》預告片。(影片來源:YouTube)

 

 

Dappei 結語:

事實上,在高規格的戲院觀影,和在其他裝置上播放絕對是截然不同的感官體驗,觀眾在有限的時間與花費下,寧願選擇進電影院看特效、動作片或許正是因為如此,而《羅馬》也確實做出了這種區別,讓進影院的觀眾對「在電影院看《羅馬》」做出了正面的評價,卻不是所有電影都能有擁有這種選擇與堅持。取得一部影音播放裝置的門檻越來越低,搭黨們認為在手機、電腦、電視上看的電影可以稱作電影嗎?還是如大導演 Steven Spielberg 所言,電影一定要進電影院看呢?

 

文字編輯:zoey

 

你可能也有興趣的文章:

【獨立電影篇】「金番茄獎」出爐!指標性電影網站「爛番茄」的 2018 年度十大電影排行榜

說不出的遺憾在煙硝裡被救贖,今年最炸賀歲片《寒單》1 / 23 一起上轎!

我們真的擁有選擇權嗎?揭秘 Netflix 互動式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的自由意志錯覺

 

穿搭、彩妝、旅遊美照 IG TAG #我是搭黨 #IamDappeiest 就有機會登上 Dappei 官方 IG (@Dappei_tw) 或網站文章唷!

 

如果您對文章有任何問題,請來信私訊,我們會盡快為您處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