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當初那個翻唱巴沙諾瓦曲風的 Joanna 不是真正的她,2008 年出道,十年過去了,她以滿腹音樂才華和大無畏的獨立姿態,撕下那根本不屬於她的爵士女伶標籤,成就了豐富曼妙的創作光譜。

 

 

帶著新專輯《摩登悲劇》歸來,穿著她喜歡的復古圖紋小洋裝,王若琳面對鏡頭與以往一樣依舊淡定自在。那個當初被媒體標記「怪怪美少女」,後來以「大便貓」身分衝破枷鎖,宣示作自己的她,今年也即將迎來三十歲生日。面對這個大眾認定的人生里程碑,她一貫地沒怎麼擔心世俗的種種,她眼睛裡漾著的光暈,也依舊如少女般純淨,也依舊反骨叛逆。

 

愛情裡面的倒楣鬼

每張專輯裡面都有故事要敘述的王若琳,在過去的專輯中,每每以不同角色和背景引領聽眾進入她的異想世界。《火腿 H.A.M.》裡,她扮演的是積極正面的日系虛擬偶像,《霸凌之家》則是略微暗黑的搖滾愛莉絲,《午夜劇院》則是穿著古董婚紗的動人女伶…。而這次的全新英文專輯《摩登悲劇》,她則回歸到一般人都曾經歷過的──那個愛情運不順的人。「這張專輯主軸的角色,比較沒有這麼卡通感,而是一個在愛情裡有點衰的人。即便如此,我還是用一種開心的方式表現,用快樂的曲風唱惆悵的歌。自己知道『啊!我很倒霉,但認清了這個事實,所以 I’m okay。』」

 

這張專輯的曲風是 Joanna 一直想嘗試的 Pop-Rock 主題,也就是九○年代經典的搖滾風格。這樣的類型詮釋這種悲傷的歌,她認為再適合也不過。「這種音樂類型加上哀傷的歌,會是一種獨特的說故事方式,結局來說,即便情緒是沮喪難過的,但感受卻會是幽默或釋懷的。」

 

每個創作型歌手對專輯的詮釋方式都不同,很多時候,是表現藝術家某一時間點的人生面向,但對王若琳而言並非如此,每張專輯,都像是她透過音樂這種媒介傳達一個故事的可能性。「很多時候,我的歌不一定是表達人生現階段的想法或我的哲學,比較像是我單純想做這個 Project,比較概念性的東西。每張專輯都像是一個角色,或是在說一個故事。」

 

 

 

夢見一首歌

作專輯總是帶著隨遇而安的佛系姿態,Joanna 很少計算每張專輯真正收錄的時間,比較像是這段時間自然而然累積的歌。這次的第一主打曲〈Sabrina Don’t Get Married Again〉則詮釋了這張專輯的主要世界觀,「這首歌是在講一個女生看到她的朋友一直相信愛情,可是每次都跌倒失敗,然後這個朋友又要再婚了,因為不想潑朋友冷水,所以不敢說出來,只好讓我唱出她內心的吶喊。」

 

Joanna 說,這首歌的靈感其實來自她自己的夢境。「雖然夢境跟這首歌的故事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我夢到自己在電玩遊戲「太空戰士(Final Fantasy)」開場的嘉年華會場景裡,我是一名表演者,我的團是九○年代的 Cover Band。我還記得醒來之後感覺很好,就趕快把這個歌寫下來,成了九○年代 Pop-Rock 風格的歌。」

 

隨遇而安的姿態

12歲就開始學著譜旋律,18歲的時候她真正寫了一首自己認可的歌曲〈兒童的戰爭〉。雖然今年才即將滿三十歲,但創作已經數十年頭的她說,腦海中依舊還有好多想法等待完成。「我的音樂就是我腦海中的想像世界,我現在想做的專輯主題,一個是「破爛的酒店」,比較像是黑色偵探電影的感覺,然後還想做《Bob Music 2》和芭蕾舞劇感覺的《波濤洶湧的大海》…。」

 

想像力沒有停止運作的一天,因為那是創作的指南針,對她而言,創作和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永遠跟隨你的心。「我很相信直覺,我也很相信隨機跟隨緣,所以很多時候遇到一個新的人,很適合我的作品,就會為了他去調整我的企劃,所以我相信對的時間,對的人會出現。」

 

藝術家性格的王若琳,提到音樂就有滿滿的熱情,對她而言,能否做出讓自己滿意的專輯才是最重要的事,大眾是否喜歡、業界評價如何,都已經不是音樂人的初衷。「聽音樂的時候,時常會讓我感覺到裡面有個角色,然後我可以從這裡感受到很多的愛。所以當我做歌曲的時候,我會努力創造這個角色,讓別人可以感受到具體的情感。我想把我感受到的情感,用音樂跟每個人分享。」

 

Text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搭配電影畫面更有感!《哈利波特》電影交響系列音樂會,1~3集下半年讓你看得超過癮!

女孩不乖,想使壞!台灣饒舌蘿莉,未成年打趴一票老屁股,Gil G:「我是17歲的少女,你得向我看齊。」

全裸性感入鏡展現女性力量!點閱破6千萬,亞莉安娜新曲〈God Is A Woman〉MV化身大地女神

推薦閱讀